第11章 欲哭无泪的于秋华(1 / 1)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昏黄的灯光下,二庆妈的脸快笑成菊花。

她最喜欢看别人倒霉,尤其那人还是她最讨厌的人——刘洪昌。

“哎吆吆,我早看刘洪昌这小子不是好东西,没想到他竟然敢干出这种龌龊事。”

二庆妈冲到门前,吐沫星子四溅,王卫东擦了擦脸,冷声道:“二庆妈,你说谁呢?”

“说你啊,你有胆搞破鞋,就得有胆承认!”二庆妈挽起袖子,指着王卫东的鼻子大骂,“我以前想让于文慧给我家当媳妇,却被你小子抢走了。抢走了,我也就忍了,谁知道那你这小子一点都不知道珍惜,转眼就跟文慧离了婚,现在竟然还搞起了破鞋,我不骂你我骂谁?”

二庆妈并不是傻子,她之所以出面骂王卫东,是做样子给何文慧看呢!

她还想让何文慧嫁给她儿子,虽然何文慧现在已经是二婚了,但二婚有二婚的好处啊,不要彩礼,并且以后还可以任她拿捏。

只要以后生了气,她就可以拿何文慧是二婚的事情出来说。

她二庆妈那是赚大发了!

“啪!”

话音刚落,她就觉得面颊一阵巨疼,慌忙捂住了脸。

却是杨麦香一时忍不住,她听不得别人说刘洪昌的坏话,直接给了二庆妈一个大逼兜子。

她两只眼睛瞪大瞪圆:“二庆妈,你再敢乱说,我就撕了你那张嘴!”

王卫东在心中默默给杨麦香点了一个赞,对付这种满嘴喷粪的老女人,就应该用武力手段让她住嘴。

“你,你....”二庆妈没想到会挨打,指着杨麦香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时候,何家大院里的住户们也陆陆续续的围了过来。

“诶诶,这是咋回事,二庆妈咋挨打了?”

“咳,还不是她嘴贱,说别人搞破鞋!”

“先别管那些,那刘洪昌是不是跟这个女人搞破鞋了?”

....

这年头娱乐活动近乎于无,电视机还是奢侈品,何家大院里没有一台。

到了晚上,大家伙只能缩到被窝里睡觉,看到这种事情,哪能不激动。

何文涛见人来得差不多了,跳将出来,指着王卫东喊道:“大家伙都看看啊,咱们大院里出了肮脏事,刘洪昌他竟然搞破鞋....”

王卫东皱皱眉头,打断她:“何文涛,你空口白牙的污蔑人,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污蔑你....”何文涛愣了一下,还以为王卫东是说她没有实际证据,“你让开,证据就在屋里,刚才你们肯定睡到一个被窝里了。”

虽然说,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也算得上是搞破鞋,但是何文涛为了搞臭大老刘,还是决定往屋里冲。

她身后于秋华也开口了:“对,抓贼抓脏,拿奸拿双,文远,文涛,你们到屋里看看,别人刘洪昌把证据销毁了。”

何文涛听到这个,‘嗷’一声,跟着何文涛就要往里冲。

却被一个巴掌呼了回去,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只见王卫东缓缓的收回巴掌:“这是我的屋子,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

“好啊,大老刘,你竟然还敢打人,找死是吧?”

何文涛就是个狼崽子,愤怒之下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子就往王卫东的脑袋上夯去。

感受到木棍携裹而来的寒风,王卫东眼睛微眯,突然凌厉飞出一脚,直接踩在了何文涛的身上。

何文涛飞出两步之远,重重的落在地上,他感觉浑身快被摔散架了,想爬起来,挣扎了两下子,却没有办法,只能捂着肚子嚎啕大哭。

“不得了了,大老刘杀人了!快来人救命啊!”

于秋华虽然眼睛看不到,听到哭喊声也知道她儿子被人揍了,顿时火冒三丈,一改往日的慈祥,指着王卫东,面目狰狞道:“好啊,刘洪昌,你搞破鞋,竟然还敢揍人,今天我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于文华说话间扭头面对吃瓜群众,声色俱厉:“大家伙都看到了,刘洪昌她不但搞破鞋,还打人,大家伙现在一块上,把他捆起来交给派出所。”

于秋华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何洪昌是绝对不会把房子交给他们的,那么她唯有把何洪昌搞臭,让他在大院里待不下去,才有可能拿到房子。

围观吃瓜群众看得正起劲,就差鼓掌了,听到于秋华的话,都愣住了。

他们就是观众,还得上场?

再说了,那刘洪昌一看就不好惹,就凭刚才那一脚,他的武力值已经冠绝全场了。

他们又不傻,想让他们帮忙,门都没有。

于秋华连喊两遍,围观群众非但没有上前,反而后退两步,就连二庆妈也躲到了大树后、

她的心很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和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在哪里呢?搞破鞋的人在哪里呢?TMD,竟然搞破鞋,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张所长,就在前面,何文涛已经把他们堵到屋里了。”

来人正是街道派出所的张所长。

他早就下班了,正猫在家里跟媳妇唠嗑,被值班民警喊了出来。

张所长劳累了一天,本来不打算来的,可是听到何文远叫嚣着有人搞破鞋,他顿时来了精神。

派出所整天处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早就想一展身手了。

搞破鞋可是大桉子,如果处理得当的话,那就是功劳。

“走,快一点。”

张所长催促着身后两位公安同志,快步往小屋走去。

小屋外围满了人,在昏黄的灯光下,影影绰绰。

何文远离很远,就大声喊道:‘大家伙都让一让,派出所的同志来了。’

众人分开一条道,张所长挤进人群中,顿时愣住了。

屋内站着的男人竟然是刘洪昌。

他挠了挠头,有点摸不着头脑,就在昨天,刘洪昌报桉,把何文远和何文涛抓走了。

怎么到了今天,何文远就报桉抓刘洪昌?

这....也忒乱了。

张所长对刘洪昌的印象还不错,这小子很上道,上次来处理事情,烟是没少抽。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板起脸子,而是和声悦色的问:“洪昌啊,这是怎么回事?”

王卫东见何文远带着张所长走过来,再看到何文远上蹿下跳的那个劲头,就知道了何文远的打算。

竟然为了谋夺房子,而陷害别人,这一家人还真是白眼狼!

他走出屋子,笑道:“张所长,你来的正好,我正好要去报桉呢!”

“什么,你也报桉?”张所长愣住了,什么时间街道这么乱了?

“对啊,我和媳妇在屋里正在聊天,这些人敲开了我家的门,对我媳妇肆意辱骂。”王卫东板起脸子,指着何家的几口人和二庆妈,说道:“他们还准备强行进入我的屋里,我不得不阻拦。”

何文涛这会也缓过来劲了,跑过来,跳着脚骂:“你那叫阻拦,你那一脚要了我半条命,你知不知道?”

王卫东撇撇嘴,笑道:“谁让你要冲进去,没有主人同意就强行进别人的屋子,你这种人打死活该!”

“看看,看看,张所长,你都看到了,他当着您的面,还敢威胁人,您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于秋华嘴角有些哆嗦,无论何文涛再顽皮,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动过何文涛一根手指头,竟然被刘洪昌踹得那么狠!

张所长现在是满脑子包,这都是啥啊!

他举着手,大声吼道:“都别吵了,一个一个说,先说破鞋的事情。”

何文远指着王卫东,眼神恶毒:“张所,就是刘洪昌搞破鞋,你赶紧把他抓起来。”

“派出所办事,需要你教?”张所长早就对这个咋咋呼呼的女孩不满了,瞪了她一眼,然后看向王卫东:“洪昌,你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搞破鞋可是违法的。”

王卫东感激的看了张所长一眼,笑道:“搞破鞋?谁搞破鞋了?我跟我媳妇可是扯了结婚证的!”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早晨才跟我姐姐离婚,马上就领证了?”何文远脸色瞬间白了,冷声说道:“我看啊,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所长,你赶紧把他带回派出所,好好收拾一顿,他就老实了。”

于秋华心中却是咯噔一声,她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刘洪昌虽然是个舔狗,遇到女人智商会急速下降,但是并不是傻子。

他现在就算不承认,派出所的同志简单调查后,就会真相大白的。

春宵一刻值千金,王卫东也懒得跟他们在这里啰嗦,转身回屋拿出两份大红的结婚证,递到了张所长面前。

“这是我中午的时候办好的结婚证,你看一下。”

张所长翻开,仔细查看一遍,又看看两人跟上面的照片对照了一遍。

“确实是结婚证,既然有证,那就不是乱搞破鞋。”

这个结果让何文远不能接受,她今天打定主意,要钉死刘洪昌的,怎么能让他跑了。

“张所,他这结婚证肯定是假的,您可不要被他骗了!”

听到这话,张所长的脸黑得能滴下墨水:“假的,你是质疑我的业务能力吗?”

许是为了服众,张所长掀开结婚证,摆到众人面前:“大家伙看看,上面有民政局的红戳戳,还有钢印,这能是假的吗?”

“...不可能,这玩意谁敢作假啊!”

“就是,我看啊,何家的人就是想诬陷人家刘洪昌。”

“唉,于秋华为人也不错,就是太不会教孩子了,以前把人家刘洪昌当成赘婿,刘洪昌不干了,她还不放过人家,太过分了。”

...

议论声中,于秋华身体晃了晃,差点晕倒在地上,何文慧发现她不对劲,连忙上前扶住了她的胳膊。

“妈,你没事吧?”

“妈没事,这次搞错了,刘洪昌肯定不会放过咱们,孩子啊,还得你出面为文涛和文远求情啊!”于秋华拉着何文慧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何文慧沉默不言,她之前就反对找刘洪昌的事情,现在出了事,还得她收拾残局,她也觉得很累。

另外一边,张所长把结婚证还给刘洪昌,笑道:“既然搞错了,那就不打搅你了。”

他心中也暗叹,这小子上午离婚,下午就能结婚,新媳妇比以前的那个还漂亮,啧啧,这人也不一般啊!

说完,张所长转身就想走,却被王卫东拉住了。

“张所,等等,我就这么被平白无故的诬陷了。你看看他们,把全院的人都招了起来,对我的名声造成了严重影响,就这么算了?”

听到这话,何文远和何文涛心中大呼不妙,这大老刘是要找后账了。

何文涛捂着心口窝说道:“就算搞错了,我也挨打了,你还有什么说的?”

二庆妈看一眼何文慧,也跳将出来,指着浮肿的脸对张所长说:“所长,刘洪昌的媳妇还打了我!”

杨麦香掐着腰回怼:“那是你骂了洪昌哥,你就该挨打!”

局面一时间又混乱了起来,何家在那里装可怜,二庆妈也开始撒泼了。

看得张所长脑瓜子直疼,他大声吼道:“都给我住嘴!”

何家的那几个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二庆妈也闭嘴不言了。

张所长看着何文远说道:“你知道故意诬陷人,是犯法的吗?”

“我...我...”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我真不知道刘洪昌已经领证了!”何文远被那严厉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哆嗦。

看着她的样子,王卫东就知道这货还是没有悔改,走上前,笑道:“不知道别人领没领结婚证,你就能去报桉?那是不是在大街上,你看到一对男女并肩走,就能把别人送到派出所里?我看啊,你就是有意的。”

他抬起头看向张所长:“张所,我要报桉,何家这些人故意诬陷我,还带人围攻我,赶紧把他们抓起来。”

张所长闻言愣了一下,故意诬陷倒算得上,围攻你?

那何文涛嘴角还挂着血渍呢!二庆妈脸肿得跟猪头似的。

而王卫东和杨麦香,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沾上,这到底是谁围攻谁啊?

张所长沉吟片刻,道:“何文远诬陷他人,现在就跟我回派出苏接受审讯!至于二庆妈和何文涛,你们两个犯错在先,人家刘洪昌动手合情合理,不予追究。”

小说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