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九章 动手的理由(1 / 1)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毕竟和这些孩子动手,对我而言本就是一件非常不必要的事情。更何况,就算与我见解不同,他们也都是实实在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在为这个世界的未来而努力着的,不是吗?既然如此,我有什么理由真的要去和他们战斗,甚至还非要夺走他们的性命不可呢?”

礼堂中,克恩的话音正悠悠地回荡着,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徘回不去。

说实在的,其实在此之前大家就已经逐渐有所察觉了——这位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神秘感的古代女巫克恩,似乎并不是一个像海尔波那样阴险狡诈且又卑劣自私的邪恶巫师。

甫一相遇,克恩所展露的形象便是一位知性并充满古韵的绝美古希腊少女。

在见到贸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哈利与赫敏、卢娜等人时,她的态度不可谓不温和有礼,一点儿都没有凭借自己强大实力去威逼凌迫他们的意思。

不仅如此,面对这些个少说都少活了自己两千年的晚辈,她还自始至终都以相当平等的姿态、几次三番地试图让他们理解……或者说,最起码是能明白她那几乎竭尽了一生之力去努力达成的“伟大”理想。

虽然说,就赫敏的行动计划以及哈利刚刚那番殊死拼杀,对克恩来说可能就跟看着几个孩子在自己面前瞎闹腾一般儿戏。但即便是如此,连一点儿气都没生,也是足够体现出她的脾性之好了。

不说别的,单看这里接连两番混乱,却连一个死人都没有出现,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连最寻常的家庭里自家孩子调皮生事了,家长往往也会被气个半死,惩罚起来毫不含湖。哪怕是孩子也有自己的理由的情况,做家长的也未必就都能心平气和地坐下倾听,就更别提亲口承认孩子们的那份努力了!

平心而论,作为一个能力强大的“大长辈”,克恩做得已经足够好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她对她的那份“理想”……或者也可以说是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类的那份“爱”,似乎确实是真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在见到瑞贝斯他们那一行活尸时,显露出那样纯粹而由衷的喜悦来。

说起来,赫敏等人在首次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大家的内心基本都是充满了压力的。

对于这样一名无论什么都是未知的,兼且还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对手、是敌人的存在,那印象,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而在那之后,随着这场反攻之战的开启,这份如临大敌的印象便也自然而然地在持续地加深。

一直到老管家出现,将那份好不容易从古老藏书中挖掘出来的零散记载告知了赫敏。于是什么“三兄弟的传说”什么“死亡圣器”、什么“死亡女神”……仿佛连仅有的信息,也都在全力描绘着古代女巫克恩理应便是一名邪恶至极的恐怖黑巫师。

然而,当赫敏她们连续两次亲自直面了这位所谓的“恐怖死神”之后,实际的接触过程却似乎并不如大家预想中的那么……那么……

爱好中文网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角落里,先前已不由自主抬起了头的赫敏,此时此刻却又不禁重新低下了头去。

这一回她这么做已经并不是在试图遮掩什么了,她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个人,对于我们而言始终都是敌人,也只能是敌人了,不是吗?”

……

当赫敏等现场还醒着的人大都正在思考着什么的时候,礼堂中央,对话其实仍在持续着。

一方自然是女巫克恩了,而另一方,终究还是玛卡。

或者说,眼下克恩想要对话的对象,正是玛卡——

“你就不一样。”就见克恩隔着中间一个哈利,对门口处的玛卡这么远远说道,“麦克来恩,你的才能绝对是母庸置疑的。生活在这样一个魔法知识已然没落到了接近贫瘠的时代里,你不仅能让自己急速成长,还能在短短几年里便带出这么些个远超时代上限的优秀学徒来——我能看得出来,这些孩子里,几乎所有人的魔法当中都有你的痕迹!”

听着克恩这番语调平稳的夸赞,对面的玛卡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了一抹并无掩饰的笑容。

“可比不了女士你,随手一捡,就能捡出一个海尔波来!”

虽然嘴上的话语有些轻佻,一听就是用来挤兑克恩的,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是真的。看起来,对于赫敏等一众亦友亦徒的小伙伴们至今为止的成长,他也有着相当的自豪感。

只是另一边的女巫克恩,不管是对他的出言挤兑、还是对他脸上洋溢着的那份骄傲喜悦,却都没有作出什么反应,反而是无视了他并继续道:

“可惜,就为人的理念与理想的深浅来说,更有才能且更有智慧的你,却甚至比不上你的这些学徒们了——我的英文还不算好,有些词我还没读到,可你多少是个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是什么。”

“啊!是!是的,当然,我明白!”

玛卡似乎倒也并不在意对方这么说他,就见他依旧笑着道:

“我是个有点儿自私的人,哦,也就是只顾及自己的想法、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你是想这么说我吧?嗯,其实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了,以前还有位值得尊敬的老人,也曾这么说过来着。”

“‘自私’……吗?”克恩顿了顿,随即很快便点了点头,“我记住了……不过我必须得说明一下,其实我这么说,也并非是在指责你什么。人总是有自己的人生理念的,并不应该就被理念不同者全盘否定掉。只是……”

这么说着,女巫克恩那始终平静如水的目光,此刻第一次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

“谁让你在当着我的面暴露出了你的真实意图之后,还仍又出现,并再度挡在了我想要前进的道路上呢?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就不会,再放第二回了。”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