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神话天劫,诸神虚影!(1 / 1)

纯阳武神 十步行 1681 字 4天前

(

最新网址:

战天山巅,气氛有些凝重。

明光竹熠熠生辉,晶莹的光雨像是星星点点的火种,汇聚在苏乞年身上,苏乞年看一眼这满山的明光竹,透过这些漂浮的星火,像是看到了曾经那座如天阳般璀璨的天宫。

“试探也好,神劫也好,从孕神立道的那一天起,我就准备好了,用整个一生来迎接这一切,我不死,就要这人间烟火永存,要这诸天伪神寝食难安。”

苏乞年笑了,语气轻盈,但那眸光里,却像是有两团星火炸开,有燎卷天原之势。

震元神主与天磨神主相视一眼,谁都没有开口,但他们很清楚,接下来的天庭,乃至整个天界,怕是不会太平了,这个纪元,或许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剧变。

许是受到了心意的激荡,苏乞年蓦的抬头:“要来了。”

归舟月几人顿时露出郑重之色,眸光皆无比刺亮,尤其是继明,相比于归舟月七人他差得还有些远,但能够见证一场神话天劫,对于他日后在诸神子嗣角斗场上征战,将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

“神话天劫,很久没有看到了。”

天磨神主赞叹道,虽然天劫还没有真正降临,但战天山上方的天空已经变得阴沉沉的,有极其压抑的气息,笼罩了整座天山。

战天山四方,一座座天山上,大片的战血复苏,那是天庭众部的天兵天将,乃至九大人神的血裔,在第一时间升空,显然对于苏乞年神话天劫的消失,他们早有准备,但都没有过于靠近,因为神话天劫就算比不上至高神主晋升的九九重劫,通常也差不了几分,不是至高神主靠得太近,只会殃及池鱼。

“这声势,好像有点大。”

姬镇狱抬头,有些咋舌,虽然神话天劫还未成形,但整个战天山已经尽数被那劫数气息笼罩,一座天山有多大,神话秘史中记载的最强天劫,怕也就波及这么大的范畴。

一想到六重神藏大窍与神话界关,等同于两重神话天壁被打破,能有这种声势也在情理之中,即便如此,归舟月几人还是在天磨神主的至高气机裹挟中,退到了战天山之外,跻身一位年轻神话的天劫中,除非有把握打散天劫,否则与寻死无异。

天庭深处。

这是一座荒芜的剑冢,到处都是残剑,有些只剩下了半截剑柄,杂乱无章地被丢弃在这里,放眼望去,仿佛一片剑海,只是缺少凌厉的锋芒,暮气沉沉,唯有岁月沧桑的气机,在这里浓得化不开,似乎在告诉世人,这里埋葬了,不止一段峥嵘岁月。

此刻,一堆残剑里,一个白袍略显邋遢的年轻汉子,拎着一口石罐,醉醺醺地起身,他看上去剑眉修长,一头黑发肆意披散在肩上,眸光迷离,像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喃喃道:“这气象,够劲道!”

又有一处静谧的泉潭,一个明黄僧袍的小和尚一只手撑着脑袋,呈睡罗汉状,躺睡在潭面上,身下一条条龙鱼静静漂浮,托举其身,有灵光一重又一重,像是九色虹霞,在这泉潭上,如潮汐般不断荡漾,冲刷在岸边,激起的是低沉而婉转的梵唱声。

某一刻,小和尚耳朵动了动,一只惺忪的睡眼半睁开,像是在眺望远方,很快又闭上了,他砸吧砸吧嘴,鼻孔里有晶莹的气泡生灭。

战天山巅。

苏乞年长身而立,看头顶不断积聚的神话天劫,浓密的黑云中,像是有生灵栖居其上,雷霆闪耀间,有沉闷的轰鸣声,直接在他的祖窍神庭中响起,这天劫还没开始,就开始了对他精神意志的震慑与动摇。

早在此前的时空长河上,冥冥之中他就有所预感,属于自己的神话天劫怕是不一般,加上诸族至高神主齐聚,稳妥起见,他没有贸然渡劫,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强如现在的他,也隐隐感到如芒刺背,那是劫数气息锁定了他,哪怕再次勾动肉身诸天,也不可能再推迟了。

渐渐的,浓密的天劫黑云中,竟飘起了混沌雨,灰蒙蒙的混沌物质化成雨水,落在战天山巅,将山体击打出无数鸡蛋大小的坑洞,有金属颤音连绵不绝。

也就是在天庭内,这要是在南天门外,天外天也要被击穿,这些混沌雨水,足以比肩最犀利的天剑,苏乞年静立不动,任凭瓢泼大雨打落在身上,他像是一块永恒的天铁,火星四溅,肌体上连一丝擦痕也没留下。

轰隆!

下一刻,没有半分征兆,成片的雷霆闪电,每一道都足有山岭般粗大,密密麻麻,像是一片雷霆汪洋,将整个战天山巅淹没。

太可怕了!

就算是很多神主级强者都吓了一跳,脸色有些发白,这些闪电都弥漫着混沌气,炽白如雪,那是凝炼到了极点的雷火,通常而言,唯有精通雷法的至高神主才凝炼的出,发丝大小那么一道,就足以劈开天界群山,烧穿重重虚空,蒸干一段天界阳河,至高神主一般都不愿沾染。

这哪里是神话天劫,像是带有敌意,一上来就是绝杀。

昂!

即刻,滂沱而苍茫的龙吟声,在这足以令至高神主色变的混沌雷火中强势撕开了一道缝隙,有刺目的拳光,像是在与这漫山遍野的明光竹呼应,一轮赤金天阳升起,苏乞年的原始拳印愈发恢宏,而拳法经过几次摹刻真神天功神韵,在归舟月几人眼中,也已有了出神入化之象,而这与大半年前相比,无疑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是这一位太强,而是他们没能跟上其精进的脚步,这一刻,归舟月几人不禁开始自省,这些年来是否太过安逸,缺乏下界那种苦难与困局中的磨砺,还没有彻底逼迫出全部的潜力。

至高永恒战血复苏,混沌雷瀑中,苏乞年挥动原始拳印,他手臂舒展,勾动肉身诸天,将一身道与法极尽绽放,诸道归一,轰隆一声,他击穿了这片雷霆瀑布,拳光如一轮天阳炸开,没入神话天劫中,那浓密的黑云顿时像被龙牙撕开了一道缺口。

不止于此,苏乞年踏步虚空,至高气机弥漫,他像是一尊年轻的战神,没有坐等劫数降临,而是登空而上,他要打入神话天劫中。

呜!

像是有地狱的阴风吹拂而下,一缕乌黑的刀光如满月,自神话天劫中劈落,也将这至强的神话天劫一角撕开,战天山外,天磨与震元两大至高神主浑身一震,而后两股至高气机像是天幕般升起,尤其是天磨神主,两口古老的石磨自眼中浮盈而出,在诸天山间沉浮,隔断天庭众部诸多强者,乃至人神血脉的目光。

归舟月几人则像是被摄魂了,呆呆地立在原地,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超出了他们过往的认知,神话秘史上都没有过这样的记载,更重要的是……还有没有活路!

铛!

苏乞年挥动原始拳印,将那斩落的满月刀光击碎,而其自身也后退半步,没能第一时间打入神话天劫中,他看一眼拳锋上浅浅的白痕,有前所未见的至高死亡本源气息缭绕,纯净到就像是……死神降临。

而后,循着那被刀光劈开的天劫一角看去,强如苏乞年,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到了一座伟岸神山,像极了当年偷渡诸神国度时所见的那座,此刻,这座伟岸神山上,有诸神虚影高居其上,一道又一道,宛如亘古以来的神祗齐聚,比天海还要磅礴的神圣气息,比天界阳河还要纯净无瑕,像是裹挟着整个诸天,朝着他压落下来。

“众神山,诸神虚影!”

震元神主深吸一口气,连他这位已经诞生封神之象的存在,也有些吃不准了,神话天劫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劫数,连众神山与诸神虚影都映照出来了,这是铁了心不想这位渡过神话天劫,要将其打回原形,甚至抹杀当场吗?

“不是新神,是古神之象!”

天磨神主凝望劫云中,战天山外,有命运长河奔涌的声响,两口天磨转动,任凭众人如何心痒痒,也无法感知战天山上的一切,悄无声息,此刻的战天山,被天磨神主以绝强的伟力,强行隔断了与现世的命运牵连。

因为实在牵扯太大了,这要是渡不过去还好,万一渡过去了,恐怕到时候诸神真的要亲自下场了。

诸天山上,此刻很多人面面相觑,尤其是一些老辈神主,甚至有天山之主都复苏了,他们深知天磨神主在天庭的意义,这位既然出手了,看来这场神话天劫,真的超出了预料,连命运痕迹都要抹去,以防被天庭之外窥探的牛鬼蛇神捕捉到。

此刻,战天山外,归舟月几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因为实在不敢错过任何一丝劫数变化,但怎么会出现众神山与诸神虚影,难道与下界的诸神国度有关?这场神话天劫还要怎么渡?只是凝望,就感到无边的绝望。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