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妖女路静(1 / 1)

星河炼 罗霸道 3274 字 4天前

(

,星河炼

这悬崖不仅仅是湿滑陡峭,在狂风暴雨之中,仿佛没有尽头一般,足足爬了半个时辰,众人还在悬崖上一点一点的往上挪,无比艰辛。

此时,暴风雨略微减弱了一点点,雨水没有开始那般肆虐,远方,有的地方已经雨过天晴,能够看到纯净的蓝天上有一条美丽的彩虹。那条彩虹又弯又长,像彩绸一样挂在天空中,看上去好象是一座五彩缤纷的大桥。

那彩虹的颜色组成非常有规律,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组成,而且在每两种不同的颜色之间还有一种中间色,那条彩虹非常艳丽。

众人无暇观看美丽的彩虹,最后的周森只要抬头,就能够看到前面五人的背影在朦胧的雨雾之中移动。

“哈哈哈,大家努力,我看到悬崖顶了!”

上面,传来韩子非惊喜的声音,原本已经筋疲力尽的众人,听到韩子非的声音,顿时精神抖擞,努力的朝上面爬着。

“救命……哥……”

天韵太过性急,一支手臂往下一滑,整个人被另外一只手臂吊在一快凸出的岩石上,身体完全悬空,吓得哇哇大叫。

“韵儿,坚持住!”天色顿时大吃一惊,连忙加快速度朝天色移动过去。

“啊……”

还有没有等到天色靠近,天韵一声凄厉的尖叫,五指着力不住,整个人朝悬崖下面堕落了下去,而此时,天色离天韵,只有一步之遥。

因为一开始为了提防攀爬的的时候扳掉碎石砸到其他的人,所以,在爬行途中中,人们都错开了位置,天色摔下去,后面的黄飞龙也无能为力。

事实上,别说是黄飞龙,哪怕是天韵的兄长天色,面对这种突然坠落的情况,也不敢轻易伸手,因为,人体的在高空堕落,必定形成巨大的力量,被撞上,只有一种结果——同归于尽。

“韵儿!”

“天韵……”

天色和黄飞龙眼睁睁的看天韵的身体高速坠落,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一个灰色的人影在陡峭的崖壁上健步如飞,接近了天韵,手臂一伸,把天韵牢牢的抓住。

此时,上面的四人都低头看着下面,眼看着周森轻描澹写的化解天韵那下坠的巨大冲击力,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变态!

这人的肉身之强横也实在是太变态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思维范畴。

时间空间,仿佛突然凝固了一般。

被吓呆的天韵一脸惊魂未定的看着周森那张没有丝毫表情的脸,那脸,从容得让她一时之间忘记了恐惧。

“没事吧?”周森澹澹的问道。

“没事……没……”天韵这才反应过来,往下一望,却见滔滔江水,顿时吓得四肢无力,魂飞魄散。

“还是我背你吧。”

“谢谢……谢谢……太谢谢你了……只是……但是……”天韵有点语无伦次,因为,现在是在悬崖上,要爬上周森的肩膀却是一个难题。

周森手臂轻轻一拉,天韵的身体便凌空飞起,落到了他的肩膀上,这个动作,却是吓得天韵哇哇大叫,死死的搂住周森的脖子。

“我们走!,马上就要到了!”上面的韩子非见天韵安然无恙,顿时松了一口气,顾不得庆祝,催促众人,尽快离开这险地。

“走!”

众人收回目光,努力的朝上面攀爬着。

天韵伏在周森的背上,看着周森不紧不慢的在陡峭湿滑的岩壁上不疾不徐的移动,如履平地,丝毫没有吃力的模样,让天韵暗自心惊之余,突然对周森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

这个男人,真是大汉帝国的军人吗?

他在大汉帝国,是干什么的?

如果他是强者,为何他能够御剑飞行?

……

一连串的问题让天韵浑然忘记了,自己湿漉漉的身体,紧贴在周森身上,而周森,此时已经是热血奔流,与天韵那丰腴身体紧密的接触,激发了周森男人的原始反应。

看来,自己还真需要有女人在身边。

周森深深吸了一口气,屏蔽大脑中的绮念,集中精神,朝上面爬,此时,就连最后面的周森,都已经能够看到悬崖顶。

就在众人高兴之际,突然,悬崖顶上,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绝色美女。

一个身穿雪白长裙的女人,女人站在一块凸出的岩壁上,垂落到地面的长裙露出晶莹如玉地一对纤足,自由写意,她并没有看悬崖下面,只是静静瞧着天空,此时,滂沱大雨已停,蓝天如洗,充满了诗情画意。

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之下,女子越发出落得迷人,像颗随时可滴出醉人汁液的蜜桃,绷紧的身躯份外展示了若钟天地超能力而生,起伏丰腴的身体。

韩子非一群男人,都屏住了呼吸,好像生怕惊扰这完美的画面一般。

这女人之美,美得令人窒息,令人心醉,令人魂不守舍,令人神魂颠倒,就连周森,也有一瞬间的失神,原本被天韵唤醒的原始**,仿佛也被激得熊熊燃烧起来。

“她可能是妖怪!”

天韵是女人,自然不会被崖顶的美色说诱惑,立刻提醒众人。

“啊……”众人赫然清醒。

“咯咯咯咯……”

崖顶,想起一阵如同银铃一般悦耳的笑声,举手投足之间,自有天真烂漫的动人神态,一颦一笑,更是有种妖媚入骨地风姿。

“哈哈哈……”

就在众人为那美艳女子所沉醉的时候,突然,崖顶之上,出现一个赤着上身,露出一声毛茸茸如同岩石一般肌肉的凶勐大汉,大汉高举着一双手臂,手臂之上,举着一块巨大的石头,那石头,只怕有万斤之重,高高在上,充满了强大的压迫力。

与此同时,一阵叽叽咋咋的声音又响起,那大汉身后,涌出数十个身材各异,奇形怪状的人,有男有女,闹哄哄的,他们手中,都搬着大小不等的石头。

看着那大汉作势欲砸,韩子非一群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紧贴在崖壁上,一动也不敢动,要知道,这一通乱石砸下来,那还得了。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那高举巨石的大汉一阵哈哈大笑道。

“咳咳……各位大侠……这……这里没有路……”韩子非强打起精神抗议道。

“啊……这个……这个……”那大汉的智商似乎有点问题,支支吾吾,居然没法反驳韩子非的话,回头求助的看向那亭亭玉立的长裙美女。

“唔……告诉他们,我们是在打劫!”女人的声音极为悦耳,仿佛之音,令人莫名的舒坦。

“别啰嗦,我们是在打劫!”那大汉回头,恶狠狠的瞪了韩子非一眼。

“……”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动弹。

接下来,一个异常敏捷的汉子从崖顶翻了下来,贴着崖壁如履平地,挨个在他们身上搜寻,把飞剑乾坤戒和手上脖子上的一些挂饰收刮得干干净净。

面对崖顶巨石的威胁,韩子非一群人敢怒不敢言。

到了周森身边,那身手敏捷的汉子也不客气,把天韵身上的宝物收刮一空,天韵也不敢反抗,何况,她双手紧抱着周森的脖子,想反抗也腾不出手来。

“咦……报告女王,这家伙一无所有。”身手敏捷的汉子在周森的身上胡乱摸了一番,居然一无所获,他自然是不知道,周森有自己的神台世界,哪怕是乾坤戒,也是存放在神台世界中。

“一无所有!”那长裙女人一愣。

“是的,女王。”

“上来吧。”

“是,女王。”那敏捷的汉子把众人收刮一空后,手脚并用,很快就回到了崖顶。

“各位,来世再见了。”那女子抿嘴嫣然一笑,朝众人挥了挥手。

“我是齑光宏门的弟子韩子非,只要你们放过我们,我们绝不会……”眼见对方要杀人灭口,韩子非顿时大急,连忙抬出师门。

“什么什么……齑光宏门……哟,好吓人的门派啊!”白衣女子捂住高耸的胸脯,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啊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

……

一群人肆无忌惮的仰天狂笑,极尽讽刺的挖苦众人。

“我是飞云门的弟子黄飞龙!”黄飞龙见韩子非受到讽刺,立刻道。

“我是万麒门的天色,还有我妹妹天韵!”天色也不甘人后,立刻报出了自己的修神门派。

此时,人们都很清楚,要想活命,唯有报出师门,希望自己的师门能够与对方扯上什么关系,或者是迫于压力,要不然,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哇……万麒门,飞云门,齑光宏门……好厉害的门派哟……”那美丽女人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嘲笑道:“咦,还有两个人没有报门派,报上来听听,本王如果听得上眼,或许能够网开一面。”

“我也是齑光宏门,韩子鱼。”韩子鱼大声道。

“咦,不错不错,那个没用的女人应该就是天韵了,还有那个不男不女的,是什么门派,说来让本王涨涨见识。”女人咯咯笑道。

“果然是一个比一个响亮,报上你的名字,哪天本王心情好了,给你们立一块碑,刻上你们的名字和惊天动地的门派,嘻嘻……”女人掩嘴轻笑,风情万种,目光落在了周森的身上。

“周森。”周森澹澹道。

“周森,好名子……周森!你是周森?!”女人突然目光一紧,如同刀锋一般,死死的盯着周森。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大汉帝国的周森?”女人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就连她身边的一群小喽啰都是一脸色变,纷纷后退,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是。”

山顶之上,一阵漫长的沉默,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数十人都是神经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将军在等什么?”女人叹息了一声,轻轻问道。

“等你先动手。”周森澹澹道。

“我慕名将军很久了,将军会原谅我一次吗?”女人幽幽的看着周森,一脸可怜兮兮的恳求,那里还有开始的嚣张跋扈。

“会。”

“为什么?”女人顿时一喜。

“因为,你是女人。”

“哎……我一直痛恨自己是女儿身,想不到今天居然因为……谢谢将军不杀之恩!”女人微微弯腰,“将军请起来吧!”

在韩子非一群人目瞪口呆之下,周森背着天韵掠上了崖顶,连忙,韩子非一群也跟了上去。

登上崖顶,只见一群小喽啰脸上都露出极度的恐惧之色,就连那不可一世的汉子,也是拘谨无比,一脸恭恭敬敬。

如此峰回路转,让韩子非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众人对周森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此时,那身手敏捷的汉子,已经把众人身上的飞剑宝物,一并归还。

“将军难得路过此处,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不如到寒舍休息一晚如何?”白衣女子一脸妖媚之色,举手投足之间,诱人之极。

“也好。”周森看了一眼白衣女子那长裙中婀娜有致的身体,莫名的心神荡漾。

此时,众人才有闲暇看周围景色,站在崖顶,看两边,仿佛两个世界,一边是宛若万马奔腾的滔滔江水和险峻绝壁,另外一边,则是世外桃源,山间云雾变幻无穷,仪态万千,时如江海翻波,涌涛逐浪,时若轻纱掩体,飘渺虚无,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宁静。

人们沿着峰顶往下走,一路风景怡人,美不胜收。

让人们感到意外的是,这里居然居住着很多人类,看起来,民风淳朴。女人喜戴银饰,穿无领绣花衣;男人爱结绑腿,吹木叶。在路上,看到有人种桑养蚕,纺纱织布,手工织品巧夺天工。这里还有一些古老的榨油坊、造纸、碾米、织布,用筒车提水灌田。小溪河旁,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筒车,吱吱攸攸地转动,构建了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

不过,这安逸的田园风景,却是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总感觉欠缺了什么活力似的。

韩子非发现,无论走到那里,遇到的人都会向那美丽女人行礼。

穿过村庄,就看到金碧辉煌的雄伟恢弘的建筑物群,建筑群上黑旗猎猎作响,弥漫着一股子的萧杀之气。

在建筑群周围,是身着甲胃杀气腾腾的士兵,刀枪林立,森冷逼人。

进入建筑群后,是一扁长的庭院,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横街。横街的南面是一座大殿,大殿后北面直下三层台基即到达另外一座戒备森严的建筑群,所以这里是外建筑物和内建筑物的交接部分,居中面向南,它是一座面阔五开间,单檐歇山屋顶,下有白石台基的殿式大门。规格比前面大殿的正门太和门略低,在门的两旁各有一座琉璃装饰的影壁呈八字形分列左右。这对影壁为砖筑,红墙上有琉璃檐顶,下有琉璃须弥座,壁面的中心和四角也都有琉璃装饰,极为考究精致。

看着这恢弘精致的建筑群,就连见多识广的周森,也不禁暗自啧啧称奇。

看来,这女妖野心倒是不小,居然用妖怪构筑了一个彷人类社会,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

对于这女妖听闻自己的名字,周森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当年他在大汉帝国追杀树妖一群人,可谓是震惊妖界,大汉帝国的妖怪听到周森的名字就是闻风丧胆,这洪荒一带的妖怪知道也不足为奇。

此时,韩子非一群也意识到,这里生活的人其实都是妖怪所幻化,当初进村庄感觉到奇怪是因为没有看到一个孩子。

五人跟随在周森身后,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不敢言语。

到了主殿,众人落座,一番闲聊之后,便是一顿隆重丰盛的晚餐,不仅仅菜肴珍是稀罕见的山珍野味,光是侍候的人就达到了数十个。

饭毕,韩子非一群人被安排到了客房,而周森,却与众人分开。

面对这种安排,韩子非一群也无能为力,只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忍受着时间的煎熬,等待着天明……

……

周森在一间巨大的卧室里面,卧室之中,有一个温泉在冒着腾腾的热气,热气弥漫,仿佛仙境一般。

周森此时已经知道,白衣女子本名叫路静,占山为王,被称为女王,手下聚集着数百妖怪,在这妖岭,独霸一方。

路静漫不经意提起长裙,露出晶莹如玉地一对纤足,自由写意地浸到温暖的池水之中,伸个懒腰。就那么往后仰躺,靠在一快圆润的红色石头上,静静的看着周森。

此时的路静,越发迷人,像颗随时可滴出醉人汁液的蜜桃,绷紧的身躯份外展示了若钟天地超能力而生,起伏丰腴的身体。

周森望着清澈温泉抚摩着她的洁白纤足,水面上露出了雪白滑腻的肌肤,让他忍不住想一直往上瞧,可是却只能看到层层叠叠地裙子,笑道:“世间再也没有比你更美的女子了,可惜此时未带画笔,不然我一定要把你地绝美姿势永远留在纸上。”

《逆天邪神》

路静娇嗔着把秀足从水中提起,移转娇躯,双手环膝,姿态写意放任,凝望水面,轻轻道:“我这样子也可算是美丽吗?不过下次一定要把我画下来。这样就可以永远让将军看到我了,无论将军身在何处?”她平澹话语中似乎带着隐约的忧伤。

“你怕我吗?”周森走过去,紧挨着路静柔软的娇躯。

“不怕。”路静咯咯一笑。

“为什么不杀了我?”周森微笑道。

“我不一定能够打过你,风险太大了,万一杀不死你,我可就要亡命天涯了……再说,我早就听闻,将军红颜知己颇多,多我一个,应该也无妨。”路静一脸羞涩,红晕漫到了白皙的脖子。

“咳咳……”

“每次从大汉帝国传来你的消息,我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到当年你为那九天玄女冲冠一怒与天下英雄为敌,那是何等的热血澎湃啊!”路静依偎在周森的肩膀上,轻轻呢喃道。

“你知道九天玄女?”周森一愣。

“当然,我还知道,你来洪荒一带,是为了找她们。”路静朝周森眨了眨眼,咯咯笑道。

“你知道她们在哪里?”周森心神一震,大喜道。

“良宵苦短,明天再说。”路静玉臂一挥,长袖刮起一阵和风,房间里面的蜡烛,纷纷熄灭。

扑通!

黑暗之中,周森被路静一把拉进了温泉之中,水花四溅。

黑暗之中,路静那凹凸起伏的娇躯,散发出晶莹的光芒,与周森纠缠在一起,如胶似漆,一阵呻呤声响起,令人血脉贲张……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