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落水归来(1 / 1)

(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正文卷第一千四百零八章落水归来赤脚大夫看过,额头磕破一点,救的及时人呛了几口水,睡一觉就没事了,简单包扎伤口。

李小芳她妈肉疼的掏出几毛钱,付了药费,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儿,恨不得拎起来骂一通,洗个衣服都能闹出事,真是不省心!

没出人命,众人纷纷散去,方红英想守着小芳姐,可方母今天心情很不好,不由分说把她拉回去了。

儿子送野鸡过去,转头,人家就送回五块钱,分明是不想沾他家的便宜,方母气不顺。

方宝钢回来后,很严肃的和母亲谈了,让她不要去烦郝知青了,双方年纪相差太大,自己又有孩子,人家看不上正常。

不管儿子如何,在亲妈心里他都是最好的,天上仙女都配得,城里姑娘就瞧不起人了,方母恨不得冲过去破口大骂。

方宝钢苦口劝说,让他妈认清现实,又说他暂时不想找,再给点时间,他在队里找合适的结婚对象。

方母气顺了,李小芳出事就过来看热闹,她依然瞧不上李家,不可能让闺女多待。

昏迷中的李小芳,不是表面的平静,一头栽到水里,她就在生死边缘挣扎。

被溺水的噩梦纠缠着,偏偏没人伸手,把她从噩梦中救出来。

看似昏迷,其实她的神志清晰,甚至能听到周围人说话,偏偏身子动不了,被水淹的窒息感一直折磨着。

直到后半夜,她终于长出一口气,睁眼,还活着,激动的差点哭了。

心有余悸,李小芳不敢闭眼,困也不敢睡,就怕自己再被噩梦纠缠,瞪眼撑到天亮。

没精打采的走出房间,李母看她没事了,当即把怒气放出来,臭骂她一顿。

不能上工,就安排李小芳在家做饭喂鸡,不能让她闲着。

李小芳摸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心情很不美妙,好端端的自己怎么会落水,还会做那种可怕的梦。

她甚至不敢回想,淹死的滋味那么难受,怀疑自己冲撞了什么。

记得老辈人说过,曾有个女人投河淹死了,难道她被鬼缠上了?

联想郝明月出事,众目睽睽之下被水淹了,怎么可能又毫发无损的回来,莫非她是被水鬼救的?

越想越惊恐,想找方红英商量,可她被拘着出不来。

原来郝明月知道,她是被人推下水的,又担心李二狗会乱说,魂不守舍,什么都做不好,又被她妈臭骂。

让李小芳吃了一回苦头,明月心情很好,吃着野鸡炖蘑菇,连干两碗饭。

赵美华特意给她熬了一碗鸡汤,别人都不许动,明月被逼着把鸡汤喝完,捧着肚子躺床上消食。

程云好气又好笑,拿出山楂干给她消食,知青点很和谐,男主的心情就不太美好了。

他趴在隔壁村寡妇家墙头,等李二狗出现,脑中又浮现出那张可爱的脸蛋,确信自己恋爱了。

方宝钢不是毛头小子,娶过老婆,孩子都有两个,却是平生第一次尝到恋爱的滋味。

还没开头就被无情熄灭了,想想也是悲催,人家姑娘无意,他绝不会死皮赖脸纠缠,意志坚定的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在这夜深人静时,身边没有外人,他允许自己稍微放肆,再想一想。

李二狗果然来了,丢了钱他很心疼,好在方红英和李小芳承诺要给他五十。

李二狗心花怒放,决定先来小寡妇家浪一浪,偷了一只鸡,半夜来敲小寡妇的门。

“咚咚咚!”

“谁呀?”

“是我!你的狗子哥!”

屋里灯亮里,一个尖下巴的小媳妇打开门,“你个死鬼,这时候怎么来了?”

李二狗忙把手里的鸡送上,笑嘻嘻的,“我可没空手,快让哥哥进去!”

“死样!”小寡妇接过大肥鸡,才让他进去。

一进门,李二狗就上下其手,小寡妇不耐烦直推他。

李二狗急于献殷勤,忙道,“我得了一笔好买卖,过几天就有五十块钱进账,到时给你扯件新衣服!”

“五十块钱,你在哪发大财了?”小寡妇分辨他不像说谎,终于热情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快就干柴烈火燃起来了,时机成熟。

方宝钢跳进院子,把房门锁了,又把后窗堵了,抱起柴火在窗根底下放起火来。

眼看火势大了,方宝钢大吼,“快来人呀,着火啦!”

村里人被惊动,发现是寡妇家着火,都赶来,屋里的人这才着了慌。

正常情况,女方是寡妇,他也未婚,就算两人勾勾搭搭也没事,偏偏小寡妇的婆婆很厉害。

逼着儿媳给儿子守满三年,才许改嫁,现在还不足一年,让她知道寡妇偷人,老太太能闹出人命。

小寡妇当初也承诺过,她还有儿子,为了三间房不可能轻易改嫁。

就算改嫁,也不会选李二狗这种懒汉,两人就是露水姻缘。

听到动静,小寡妇把李二狗踹下炕,“赶紧穿衣服滚!”

“看看,你又翻脸!”李二狗咂咂嘴,知道小寡妇和村里某位不清不楚的,也没办法和人家硬扛。

偶尔吃点汤汤水水,就满足了,根本没奢望小寡妇会嫁给他。

着急忙慌穿好衣服,发现门打不开了,“从后窗走!”小寡妇很有经验。

李二狗被她推上后窗,发现外面火焰蹿起多高了,这会儿跳窗就是自寻死路。

两人成功地被堵在屋里,寡妇立刻捂脸哭泣,“娘!给儿媳做主啊,我清清白白一个人,半夜三更被个二流子摸进家门,媳妇不敢声张啊!”

“他逼我就范,我不同意,他就说要掐死您孙子,我是没法子,娘啊!帮帮我吧!”

“就算不为我,为你死去的儿子,为了可怜的小孙子吧!”小寡妇唱念做打,很有一套。

李二狗也不慌,他这些年拈花惹草,也不是没被人家堵过,反正他一穷二白,最多挨顿打,也不吃亏,抱着头蹲着。

村里的会计正惦记小寡妇,自己还没上手,被个赖汉抢先了,脸色很不好看。

方宝钢看出意思,自己不出头,找到会计一番劝说。

小寡妇对李二狗没有半分情分,看着一只鸡的份上,才许他进屋,被人撞见挺尴尬的。

会计跟她咬耳朵,女人当即立了口供,要告二狗子抢劫,强,奸,这家伙要蹲大牢了。

李二狗稀里糊涂被捆了,以为揍一顿就能放回去,谁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生活。

\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