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分析(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809 字 4个月前

(

花城一中。

四周建筑仍然残有些许因炮弹造成的火灾。

在综事局神秘处理部门进去排查一圈后,确认了仪式者再次藏匿,现场目前已经没有任何‘仪式’与‘异常反映’后,常规部门就开始着手介入,收拾残局,调查伤亡人员,统计名单。

因炮火打击而散落些许尘土碎石的校园道路,一男一女正在小声交谈,男子面目年轻,身上穿着普通运动套装,而像被利器划破的衣衫让他很显狼狈,女子则穿着黑色风衣,手提黑色手提箱。

“伤亡大么,桐妍姐。”路上,左道看着四周除了综事局干员再无他人的场景,小声问。

桐妍对现场情况反馈似乎很了解,直接说:

“学生还好,主要是教职员工,之前因为有学生因为仪式死亡的原因,已经紧急疏散过让他们各回各家,不过仍然有学生在那个时候在校园里面,然后就...

“以及一些教职员工作原因在校园,这场仪式之后都已经消失不见。”

桐妍没继续说下去。

“之前什么情况,奘啼组长应该不会没告诉你怎么取消她给你的术式吧?”

左道摇头:“有说。”

桐妍脚步一顿,但很快恢复:

“我领你去组长那。”

“谢谢桐妍姐。”

俩人很快离开校园范围,他们来到一辆指挥车旁边。

“你在这里等一下。”说完,桐妍敲了下后车门,直接进去。

没多久,奘啼走了下来,桐妍则没有跟出来负责代班一二,奘啼环顾四周看见在外等候的左道,她招了个手,领着左道找了一个少人的地方。

“说说情况。”奘啼点了支烟。

左道摸摸下巴,娓娓道来从今天开始踏入校园的一切,除了将自己纸灵的情况作了模糊处理之外,其它一五一十的讲述,这也包括程泉所托付的内容,奘啼一边听一边点头。

这时,到了迷雾仪式者撤退之后的段落,左道话语一转,问道:

“组长,外面的炮击是主要针对图书馆么?那时我被困在图书馆里,对校园其它地方情况不太了解。”

“并不是,对方的仪式覆盖整个一中,我下达命令是自由微调打击,”奘啼否定解释,她怕左道对这个词语不了解,又补充:

“所谓自由微调打击,是出现范围型仪式下,经过另外一个叫做观测中心的部门审核后能给予的权限,而破魔炮打击会以一个均匀打击范围,以来消耗对方仪式力量为目的。”

奘啼说完,明显也发现左道的话中有话,以及脱险后,奘啼带着这小子这么快找自己,明显并不仅仅是想抓紧汇报与寻求保护,她又问:

“你发现什么?”

对方的敏锐洞察力让左道脑海里叹了口气。

心情复杂。

“别人的重生穿越什么的...即便没金手指,再次也是各种机缘,怎么到这个地方,危险不断不说,这两天经历的危机事情都顶的上曾经一年的“营业量”了,各个人物心思细腻不说,这跟小说里面正派好好先生,反派邪魅狂狷的描述一点都不一样...!”

“最麻烦的是,是这个世界的人文习惯,又或是所接触神秘类的人们通病,这些人心思也一点不差,哪有别人小说里面穿越那种轻轻松松,和和气气?”

“老子太难了。”

左道小小吐槽,嘴上仍然保持着自己的扮演:

“那时炮击,我感觉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图书馆。”

“嗯...这是不合规矩的,观测中心给我们的分析也没有说你所在地方,是仪式的明显突出点,”奘啼面上不见波动的说:“之后我会查一下,还有呢?”

左道沉吟下:

“先来图书馆的是一组同事,一个叫李贾带队的队长,他问了我组长您的术式名称,我没给说,之后也没撤掉风罩,等桐妍姐来了之后才到这儿。”

“滑头,”奘啼笑了下,指了指他:

“我可警告你啊,左道同僚,你这是挑拨同事关系!”

“没有的事组长,我只是有点疑惑。”左道憨着脸庞否定。

“这些你不用管,等下你跟小桐和闷油瓶去那叫程泉的前妻家,找下他说的东西,自己注意安全。”奘啼将烟一脚踩灭,结束了话题,回归自己负责现场的众多琐事。

...

车上。

权虎驾车,不时通过通讯器对目的地地方进行先行布控,而目标,自然是程泉的前妻家。

后座的桐妍,拿着内部终端,翻看一些人的档案资料进行着分析工作。

左道则在闭目养神,实际上,他是在进行复盘。

左道对于自己的直觉向来是非常信赖的,如果让他自己评价,自己或许没有那一声的“叮”,又或者老爷爷老奶奶们,但脑海中的诡术,在现今来看,必然能算一个。

另外一个,自然是直觉,或者说灵觉,一个老修行者的灵感向来是最值得每个人信赖的,不论传说的天人感应,天机外显,外应显化,一眼看老,等等等等,靠的都是灵觉的捕捉。

借用一句来由不明的话,如果人对自己都没有信心,那么,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

穿越来的他虽然曾经庞大的灵魂力量失去了,但他发现灵魂的质量并没有丢,这意味着往后他要进行灵魂方面的修行,是事半功倍的状态,甚至有可能再上一层楼。

曾经的左道又是作为一个卧底,卧出了一个各个机关榜上有名的“大反派”,常年处在与各类机关的勾心斗角,围剿突围,也让他培养出了极强的谨慎心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这个“敌人”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对手”的,即便换了一个世界,但在有着人类共性所形成发展出来的机关,在大体方面,其实也大差不差。

因而炮弹大量的落在图书馆,在他看来,是一种反常,给他的感觉则是想销毁这里的一切。

如果没有奘啼所给的银质烟盒所做的术式,他大概能幸存下来,但代价也一定极为惨烈,换言之即便是现在的自己都要如此,换成别人呢?

别的初来乍到的“外围人员”呢?

也因为这档子事情,他的第六感正在疯狂的敲警钟。

而第二个反常...

则是李贾的行为。

在这个世界,个人的仪式和术式似乎是一个非常隐私的话题,哪怕在综事局的同事内部中,这种对话都是极为忌讳,探究他人的仪式术式的名字,甚至特点,可以视为严重的挑衅行为。

除非彼此间需要高度配合的亲密关系,不然可能跨了一组,那就只知道这个叫谁谁谁,那个叫某某某,其它时候,对方的能力大多时候都是粗浅的了解与知悉,从这里也体现出了这个部门的一个特点,那就是特别的“独”。

而仪式与术式固然强大,但缺点也很明显,只要被他人找到那个“薄弱节点”,那么其本人就像服用了十香软骨散般,功力大减,而弱点的破除,往往都是从“名字”开始信息分析的。

这点,不管奘啼或是琛久,乃是一些综事局的“新人介绍宣传”里面,都有重点提醒。

而作为综事局明显的老资历,贵为分队长的李贾,会不知道这个问题么?

左道觉得不能。

再加上最后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彼时直觉,李贾这人给左道的感觉,就像他的名字。

很假。

再联想到迷雾仪式者这么多年来的“惊险无事”,这让他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内部有鬼。

没准,自己还是撞鬼的那个人。

也因此左道在产生这想法时,秉持谨慎原则,选择了找个由头不与他们同行,有意避免危险,借此等来自己熟悉的人,再去往奘啼那边,而见到奘啼后,他在不让自己太过“妖”表现下,给奘啼做出提示。

那之后会如何?

就像奘啼说的,这不是自己能管的。

因此左道被奘啼再次“外派”出来去处理另外一件事情,也就是程泉所留的线索,这更多的是对奘啼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从这点便可以看出奘啼对下属的态度:护短,关照,不捉炮灰。

也是有着这种的评价,左道才会选择告知对方,不然此刻的他,肯定又继续“潜伏跑路”的计划方案了。

其实从她没有追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无端想法,并且还能调侃着自己,左道就能确定综事局的内部,并不安生。

很多东西并不用去讲透说破,当你有感觉的时候,实际上它就已经存在了。

现在的自己,是已经贴上了奘啼的标签,且不管李贾是真的有问题,又或是派系斗争等情况,作为被奘啼提拔的他,都得对此上心,保障利益共同体。

“有职场内卷那味儿了。”左道心中调侃着。

“各种事情,甚至包括我自己这具身体,现在都是一团乱麻,只能慢慢去梳理,其它的事情我就选择有限度的参与,希望那位早逝的历史老师的笔记本能留下点有用的东西。”

思索间,汽车略微停顿,权虎开口:

“到了,小桐,左道同学,走。”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