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帮你啊?(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389 字 2个月前

(

看着程泉的状态,左道虽然现在“一身白板”,但该有的眼力与凭借经验的推断能力仍然没有丢掉。

明显浓雾的仪式者在最后一次短暂操控操控程泉中,试图完全破碎对方记忆,看起来,对方似乎也基本成功了。

“我帮帮你?”左道说道。

“帮?”程泉可怖的脸看着左道。

“反正你也不死,我试试?”

程泉有点茫然,但很快点头。

“你别反抗。”左道说完,心念一动。

持剑的小纸人直接将纸剑刺向程泉灰白瞳孔的那只眼睛。

程泉痛苦的哀嚎一声。

没多久,他另外半张扯起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像是正常许多。

“左同学的方式真...”

这招有用。

程泉张望了下范围不大,摇摇欲坠的光罩,再看左道本尊一手紧紧捏着地烟盒,和那两张小纸人。

“这是综事局的手段吧,很有趣的仪式和术式。”

左道没有应声。

自知失言的程泉忍着疼痛,勉强露出点笑容:

“之前我在雾团时,你怎么不启用这个...嗯,术式?”

“怕被里应外合了。”左道一幅你脑子好像不大聪明的样子。

实际情况也的确是如此,神尘结界的作用是抵御外在,对内在的问题并没有抑制力。

“你很聪明,如果我不先挣脱它的话,很可能待会发现你面对的是我,实际背后却是那个人,”程泉认同道,眼眶插着一把纸剑的他又问左道:“那你把我救出,现在是什么想法?”

程泉颇有兴致的看着左道。

左道打量着对方,摇了摇头:

“按你说的,准备现在杀了你,这样至少你不会变成他的武器。”

“真直白啊,左道同学...”程泉笑了下,左道不加掩饰的想法,他并不惊讶,也像是早有心理准备。

“毕竟,你看着也不像能再坚持多久的人,下一次恐怕你就完全被操控了。”

程泉深以为然:“确实。”

这时,神尘结界忽然传出碎裂的声音,左道与程泉都能发现灵罩的颜色淡了下来,转为透明。

也因此,二人能看见,紧贴在灵罩上的雾海不计代价的正在疯狂侵蚀灵罩。

“看来坚持不了多久,”程泉分析。

左道始终一手捏着银质烟盒中的一支香烟,与程泉保持着距离:

“所以我们得尽快,不是么?”

程泉笑了下,有些莫名的感伤:

“其实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再活一下子的,就像之前在你家中我跟你讲的,我有些事情还没做完,不过现在看来没机会了,比起被那个人操控,不如现在死。”

说着,程泉不再犹豫,他一只手举起来,上面聚集起来尸斑让自己的手变为黑色,然后挖进自己的左心房,面上不见波动。

几息时间,带着点恶臭与黑血的心脏被他握在手里,然后手一甩,扔到左道脚前。

“拜托你个事。”

“你说。”左道点头,这时一张小纸人进入左道的口袋旋即再拿着一把崭新的纸剑,飘到了地面心脏前,小纸人比划了一下做好了随时插进去的准备。

“我前妻家中,书房里面的地砖有一个记事本,如果你之后能活着离开,去找综事局的人帮我取出,交给他们处理,我的记忆有些混乱,但里面应该有些关键信息。”程泉语气有些虚弱的说。

“那个人虽然抹去了大部分我与他的记忆,但一些感觉还是有的,他是个很胆小的人,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仪式并不像我的这样,他必须时刻隐藏自己,我死了,他少了我的仪式,他很大概会真的跑路,以图后事,因此你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左道耐心的听着以及记下,见对方讲完,他才颔首:

“说完了?”

“嗯。”

程泉话音刚落,他的身体一震。

目光前,小纸人干脆利落地将纸剑插进自己缓慢跳动的心脏。

接着纸剑自行燃烧起来。

“灵性材料啊,这材料看着怎么有点眼熟呢...”程泉艰难的说道。

他把余光望向左道,一时间,竟觉对方有点陌生。

曾经的左道,木讷,内向,只有自己喜欢的事物方才提起兴趣,在有成果或者突破时才会有少年的该有的样子。

而现在的左道,看似与往常一样,但程泉总觉得对方变得非常老辣,冷酷,对一切的人都有一种上位者的审视态度。

但很快他就没有心神往下想了,心脏的彻底湮灭,程泉彻底失去神采,而他的身体也快速干枯,最后身子一晃,僵直栽倒。

程泉死了,带着诸多疑点,以及明显不甘的死去。

这一幕,也因灵罩的力量减弱,而让迷雾的仪式者所看见。

他彻底震怒。

迷雾中,走出一个行动僵硬的老头。

赫然是之前的图书管理员,张如海。

“这就是神秘太过活跃的不好,普通人的生命安全从来没有保障,也包括我们。”见此的左道摇摇头,叹气,但没有什么伤感。

充满死气的张如海僵硬着手一招,一部分的迷雾汇聚在他手里,最后形成了一把标枪,接着他猛力一掷,带着破空声音的标枪朝着灵罩飞来。

早已强弩之末的灵罩在与枪尖接触的刹那,便应声破碎,余力未消的标枪继续向着左道杀来!

见此的左道早有准备,身旁的两道纸灵分别拿着一把纸剑拱卫身旁,而他手中捏着的香烟也在这时从盒中取出了,他轻声调侃,有点期待:

“看你咯,组长的大宝贝。”

香烟从银制烟盒凹槽离开刹那,原本平平无奇的表面骤然出现花纹,紧接着自行点燃,而后剧烈燃烧,其烟雾一圈圈的环绕在左道周身,最后它们自行再次分散,形成让人眼花的花纹。

随后,就在标枪迎来之际,风罩形成。

铿锵一声。

风罩仅闪动一下。

而涌来的迷雾在接触到风罩,甚至不能附着便被湮灭。

“效果不错。”左道评价。

按下身旁一道随时准备梅开二度,释放灵尘结界的小纸人。

比起只用灵纸自身催发的力量,当然是比不过奘啼所给的未知术式。

这也在情理之中。

饱藏恶意的张如海盯着那层风罩,一时间没有再继续攻击。

“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你还要跟我耗在这里么?”藏在风罩中的左道不急不慢的看着张如海,微笑说。

“你以为有了这个就能安全无忧?”

幕后者操控着张如海说道。

“你可以试试,万一成了呢?”

左道不露怯色的回应。

沉默间,左道可见雾海在快速的消退。

他知道,对方话语虽然凶狠,但也做出了决策。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