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武德充沛啊(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495 字 2个月前

(

就在左道认为大家开始准备走个流程,互放狠话下次再来切磋的时候,异变发生。

只见充满阴沉的世界忽然开始扭曲,在光暗交替中,隐隐约约有着大量轰鸣。

而‘张如海’也脸色一变,他比左道这个在仪式内的外人,更加清楚外面的情况。

忽然,在下一次的光暗交替时,一缕阳光,伴随着图书顶部一处的轰然洞穿与其内部的爆炸。

与此同时,左道看见自己的头顶,也迎来了相同情况。

肉眼无法捕捉的物体,高速穿过图书馆的屋顶,来到了左道的风罩上,紧接着......

轰——!!!

花城一中外。

大量综事局的干员在各个路口执勤,他们顶着烈阳,汗流浃背的疏导群众。

而花城一中自围墙里面却是另外一幅景象,那里灰雾笼罩,充满阴冷。

“观测中心呼叫,呼叫临时指挥,奘啼。”

指挥车上,接线员听到了声音,他直接拿着通讯器,身子一转小声给在指挥车内吞云吐雾看着现场屏幕的奘啼。

“组长,您的通讯。”

奘啼接过了通讯器。

“我是奘啼。”

“观测显示,确认花城一中的仪式反应,生命反应跌落到个位数,允许您进行武力干预。”

“了解,”奘啼说了声,将通讯器扔给接线员,随后眯着眼睛嘟囔:

“咱们花城观测中心的人最近是不是近视比较严重啊?”

她的话,引起车内干员们的注意力,但紧接着他们又忙装自己什么都听不见。

“这帮废物怎么最近他妈天天后知后觉,他们要不改名叫事后报告中心,我们改名花城收殓大队?”

奘啼骂了一句,她头一扭:

“重火力配备到位没,带着破魔榴弹炮的那种玩意。”

被盯着的另外一位接线员下意思挺直腰杆:

“报告临时指挥,重武三、五大队已经就位,等候命令,是否开火打击?”

闻言,奘啼没有回话,她从口袋拿出银质烟盒打开,里面同样摆放着五支香烟。

“再等...”奘啼皱着眉头正要说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其中一支香烟在凹槽内骤然燃烧。

她猛地抬头看向之前的接线员:

“开火,六轮自由微调打击。”

“指挥中心呼叫,开火,六轮自由微调打击!”接线员按下通讯,迅速说。

瞬间,车内开始轻微摇晃,阵阵轰鸣传开。

花城一中的四周远处,呈包围圈的部署着三十多门车载榴弹炮轰然开炮。

夺命的轰鸣与在空中的吟啸让人既热血沸腾,也充满敬畏。

第一轮的炮弹打在花城一中里面,直接在接触到那迷雾时便轰然炸开,一时间雾海翻涌,火光四射。

第二轮打击,炮弹进入了雾海中方才炸开。

紧接着,第三轮,第四轮。

直到第五轮时,那仪式似乎终于坚持不住,炮弹第一次落在了一中内的土地。

而那仿佛独立于现实世界的仪式也开始残破不堪。

当第六轮炮击的落下,迷雾彻底消散,留下的,是满目疮痍的校园。

指挥车内的奘啼通过显示屏确认了下情况,然后再看了眼手中的烟盒,已经有两根燃烬,第三根不久前刚刚自行点燃,她略微皱眉。

“通知地面组员,神秘部门成员先行,里面应该最少能有一个幸存者,信息通过我的权限现下发下去,那人是自己人。”

“收到。”

花城一中外围五十步处。

各个位置都有着一辆漆黑的综事局的车辆停靠,从来到这里,车辆内的人们都毫无动静,不参与任何现场事务。

但在此刻,这些车辆不约而同打开,每辆车皆鱼贯而出八人,他们身着黑色风衣,手中各自提着一个手提箱,他们看了眼校园,直接组成队形推进。

图书馆,此时已经变成废墟,大半的建筑坍塌。

但在其中的一个区域,仍然有一个风罩伫立在那里。

左道忧伤的看着晴朗天空,自己的地面周围四处是深坑,他整个人也有点摇摇晃晃的。

被震的,被轰的。

人是麻的,真正意义上的麻。

风罩的确如奘啼所说,即便在重火力之下,也能抗住,但那余波透过的力道,也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这种体验,也是前所未有。

曾经世界可真没这种待遇。

看着四处的深坑,他面过沉思。

彼时的炮弹落下后,仪式的幕后者便离开了,而左道就在那炮火中撑过一轮又一轮,奘啼给的香烟取了一根又一根,难得的,左道第一次有了点心有余悸。

这世界武德也他妈太充沛了——

一发榴弹炮就算用曾经世界来换算,价值也不菲,更何况这帮人的榴弹炮明显有着破魔能力,那炮弹打在风罩时,明显与风罩产生了极强的对抗,而这火力倾泻的让左道一度以为是在干一场小型高烈度的遭遇战。

远处,有一队身着黑色风衣的人员们保持着队形谨慎行来,他们一眼佩戴着一片透明光镜,当看见远处左道后,微型摄像头自动聚焦,紧接着左道的身份概况展示出来,这些人也加快了脚步。

左道也自然看见了这些人,他早已将纸灵进入隐藏状态,现在的他孤身一人,一手拿着烟盒,一手夹着缭燃的香烟,安静的在风罩里面。

“左道?”领头的干员是一名中年男子,他们离左道约五步的范围开口问道。

左道颔首:“是我。”

“小兄弟好胆色,”领头干员打量四周,再看面色镇定的左道夸赞一声:

“这是我的证件,综事局,神秘行动部分队长,李贾。”

他亮出自己的证件,随后证件闪过一丝光芒,露出善意笑容看着左道。

见状左道将银制烟盒放进口袋,从內夹拿出自己的证件展开:

“临时干员,左道。”

同样,话音刚落,证件也闪过光芒。

这是综事局的干员手册里面的规章,为防止在神秘事件中出现敌人混入的手段。

“出去看看么,小兄弟?”李贾问,他看着那风罩,语气好奇:

“这是奘啼组长的术式吧,果然厉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当然,是的,”左道微不可查一眯眼睛,他看自己手中的香烟,又露出点尴尬笑容:

“不好意思李队长,我好像不知道怎么停止奘啼组长给我的这个,能麻烦您联系组长过来下么,或者叫权虎和桐妍的俩位干员。”

左道的话让李贾与他的队员们都一愣,但想到少年的身份,又露出理解,但都没有什么轻视的神色,至少表面没有。

“这样啊...行,”李贾点头,他拿起通讯器快速交谈,片刻看向左道:

“奘啼组长现在是临时指挥不方便过来,我已经联系到桐妍,她稍后会过来。”

“麻烦李队长了。”左道客气的说

李贾这时再次观察四周,摸了摸自己耳垂:

“那小同学在这里待一会,我们继续排查现场?”

“得嘞。”

李贾颔首,他一招手,麾下组员各自散开,用各种专业工具调查现场,取证记录。

留在原地的左道直到对方完全消失,他收敛起笑容,他将证件放进口袋,手里一摸索,握着银质烟盒。

他低着头,观察着四周的弹坑,嘴角微拉。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