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花城一中(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313 字 2个月前

(

诡术复苏花城诡影第十二章:花城一中“您的菜品已上齐,请慢用。”

饭店小隔间内,服务员将一碗面食与冷菜放好,退了出去。

左道道了声谢。

隔间门关上,左道心念一动,两张纸灵从他的胸口虚幻飘出,一个飘在上空注视屋内,一个在门外四处观察,而左道则大口着吃着面食,似乎口味很是合他。

十五分钟后,用餐完毕。

“没有异常。”

纸灵的视角下,左道确认了自己的安全状态,其之谨慎,可见一斑。

这时,他才从背包依次拿出许多东西。

一份证件,一台约手掌大小的终端,一个钥匙扣大小按钮,以及一盒银制烟盒。

证件是黑色的封皮,左道翻开,里面是关于自己的信息,这也意味着他现在的初步目标达成了,这让左道难得的内心开心了些许。

曾经世界的他,当年制服没穿几天就被派去当卧底,实在让人无语凝噎,但遗憾的是由于特殊情况,他除了证件之外,相应的如像桐妍权虎他们的制服风衣并没有配发。

合上证件,左道打开终端,这是综事局的内部终端,附近片区与警情都会在这里闪过,而有事务下发的话,也会经由这里,同时它拥有查阅个人档案的功能。

不过他现在的身份原因,大部分都是没权限查阅的,并且每次的申请访问记录都会被记录,这是奘啼在临走前也告诉他的。

他放下终端,把玩着那个钥匙扣样式的小按钮。

这是一个报警装置,当自己遇到危险,或者说当自己这个鱼饵钓上鱼时,不要犹豫,直接摁下,摇人,然后要么坚持住,要么藏好。

等待真正的“专业人士”们过来投送火力便可,这个科技产物,在琛久介绍中说,即便自己处于类似之前的仪式里摁下,也能发出信号。

显然,这个世界不仅仅神秘活跃,在科技侧方面也没有停下专研与借鉴融合的脚步,这方面在左道看来,做的比曾经的世界要好,往昔世界时,如果有人员碰上危机,那真的只能一切靠自己,叫天天不应的那种。

他将其余物件收好,把终端放进背包,证件放进內夹,报警装置则放在最易拿的口袋。

最后,他拿起银制烟盒,略感兴趣的打开。

里面有五个凹槽,放置五支香烟。

临走前奘啼的话在他脑海中回忆起来。

“这是术式的一种,你把它拿起来就会自动激发,会形成一个保护你的风罩,范围约你三个身位,严谨来说即便硬挨几发榴弹炮也能没事,前提是你别在只剩下烟屁股的时候去挨一发,同时你要注意,风罩形成刹那的保护边界,会非常锋利的切割一切异物,建议范围边界形成时的附近不要有它物,不然会造成伤亡。”

彼时,奘啼拿着烟盒交给左道。

“你的术式怎么说呢,有点过于简单,并且防护手段不够,所以我想了下这个最适合你...”

左道合上银制烟盒单手把玩,嘴角略微翘起。

“嘿...缺乏手段和简单么。”

他整了整行装,打开小隔间走了出去。

这家餐馆,是前主曾经常来之地。

奘啼让他自由时间下,一切如常的生活。

那么...左道便决定根据着前主的生活习惯来度过今天,而这,也符合他的想法。

观察这个世界。

......

“您的目的已到达。”

车上,戴着白手套的司机停靠在路边说道。

“谢谢师傅。”左道谢了一声,看了下车床外的目的地,他打开车门下去。

这个世界,也有打车软件。

前方,是学校的大门。

花城一中。

也是前主,和左道的学校。

时值周六,正常来说除住校学生,很少会有学生前来,毕竟每天上学的学业就已经足够让人血压拉满。

不过前主就是这么一个异类。

由于家庭的影响,让前主对阅览历史等类的书籍充满兴趣,因此一中的图书馆便是他在闲暇时常来之地,这个世界似乎在全日制的要求并不严格,至少在中学是如此,学生完全可以自主选择是住在学校或是在外居住。

左道发现,或许是由于一中学生死亡的事件,附近随处可见执勤的综事局干员。

思索间,他像“往常”一样向着校门侧边走去,由于并非上下学时刻,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人物,通常电动栅栏不会开启,教师与学生们都在此处通行。

左道通过自动安检进了学校,一路上,他像是漫无目的的花费许久时间观察校园,他当然不是真的四处乱窜,是有意识的通过纸灵的灵视观察学校的环境。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左道自语。

如此,他便顺着记忆,朝着图书馆走去。

此前咖啡厅时奘啼让自己看的三份文件,一份有关于自己,一份有关于父母,还有一份,则是有关于那能扭曲世界将人带入仪式世界中的初步调查报告。

左道在文件中发现,具有这个特点的‘仪式’并不是首次出现,在接近十年中,有五起,并且都在花城不同的地方发生。

奇怪的是,这个仪式都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即便有综事局的干员们被卷入的时候,对方更多的时候一个拖延目的,但这个例外却在这次“综合仪式事件”中“破例”了。

虽然,这个仪式的主持人,这次仍然是拖延为目的,但另外一场仪式已经造成了数人的死亡。

加上左道的“口供”与实际上两场不同仪式者毫不掩饰的互相配合,因此被综事局判定为这次神秘异常问题出现了抱团作案的特点。

以致文件中的指导意见明显从排查摸清,转为了必须揪出消灭的决断,由此也可见综事局的杀伐果断,你可以踩线,但不能犯禁,不然就死。

而目前,综事局方面将重点围绕在主城区与花城一中进行隐蔽排查,虽然浓雾仪式的幕后者仍然没有露出马脚,但另外一场仪式的主持人则不然,只要找到这个主持了数名中学生死亡的仪式者,那么自然有极高概率找到这个藏了十多年的迷雾仪式主持者。

思索间,左道来到了图书馆,他径直走进冷清的馆内,就在他想着从哪方面的书籍看起时,他忽然被人叫住了。

“小左啊,又来查阅书籍了啊。”老者约莫六十多,胸口挂着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证,面带笑容的向他打着招呼。

左道寻声望去,对方的信息在记忆中浮现,没等开口,蓦地,他嗅到了淡淡的臭味。

尸臭——\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