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临令(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380 字 2个月前

(

诡术复苏花城诡影第九章:临令“左道同学。”

“你知道我们一年对外吸收多少这方面的人么。”奘啼道。

左道摇头。

“花城今年还没有一个,南部州的话,四个。”

“这么少?”左道有点惊讶,但旋即想到对方的一个关键词:对外。

那又不难理解了。

“确实,”奘啼点头,又道:

“当然,这是对外,对外指的是非从我们华域各部门调动过来,以及专门培养的,而对外的要求,条件各异,但无一都很严格。”

左道没有说话,等着对方的余音。

“那你猜猜,我们这个部门的折损率有多高?”

“这种事情,我不想猜。”左道摇着头,沉声说,这个不再是伪装的姿态。

奘啼看着左道的表情,嘴角微抬,深深抽一口烟后说:

“南部州今年涉及与神秘事件相关而死亡的干员们已经有一百三十九人,花都,有七个,而现在,五月。”

极高的死亡率...

这是左道的第一想法。

也确定了这个世界,在“灵异”或者这个世界人统称的“神秘”是有多么活跃,以及其危害性有多高,虽然在左道结合自己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这其中估计是有相当一部分,是“人祸”,但足够让人侧目。

“追求神秘,是有代价的。”奘啼深意十足的用夹烟的手,虚点了下左道。

显然,她也不是傻子,自然发现了左道的目的,但似乎并不反感。

“我明白了。”左道坚定的眼神回给奘啼。

“所以?”奘啼挑眉。

“看组长您。”左道说。

“滑头的很。”

奘啼如是说,这时她招手一下,示意咖啡厅内一名干员过来低声交谈,对方先露出些许惊讶,随后快速离开。

不久,对方拿着一份文件交给奘啼,那名干员略带好奇的看了眼左道才去做自己的事。

“看看吧,我还没签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奘啼扫了一眼文件,手一抖落在左道前面。

左道翻开文件看着开篇的红色大字,轻声说:

“临时征召令?”

“没错,”奘啼吐了口烟:

“吸收外在人员的流程很麻烦,要求也很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份文件算是你的第一步。”

言下之意,任重而道远,一切有待观察,有待表现。

也在这时,权虎与桐妍默契的凑在左道身后,他们也看见了这份文件。

“哇,组长您今天心情很好吗?临时征召令哎!”桐妍略带惊讶。

权虎亦露出了赞同神色,他拍了拍左道:“要珍惜,来之不易。”

“你们,报告打完了么?”奘啼刮了一眼二人。

二人打个哈哈再次跑路。

随着文件的深入了解,他发现这份‘征召令’并不像字面上充满强迫。

相反,充满保护。

文件内对征召令发起人充满了约束,譬如不能将被征召人当做炮灰或迫害行为。

执行撤退行动中需要作为优先考虑对象,以及行动中所遭受的损害和功劳,被征召人享有同等后勤与津贴还有善后待遇,最令左道感兴趣的是,被征召人在执行行动中,是拥有同等执行权力。

换言之,执法权。

这基本与正常的干员无二,唯一区别则是非执勤时间,自己上述内容都处于灰色图标状态罢了。

但在左道对官方组织的理解里,这份征召令有个正式成员没法比拟的地方,那就是有着这份文件,那自己在“职场”里面基本可以告别大部分勾心斗角。

因此,权虎与桐妍发出的感慨,便不难理解了。

纵使是再不明事理的人,也能看出这份文件之珍贵。

这是份惊喜,却没有冲昏左道的头脑。

重“礼”之下,必有重“求”。

“那么奘啼组长,您有什么要求。”念此,左道露出郑重的表情,打开天窗说亮话。

此前,他只以为对方即便同意初步接纳自己,左道自己也做好了当很长一段时间的黑奴社畜,但对方现在给出的筹码,在左道看来是超出了目前自己所展现的价值,这是不合理的。

因此,如果对方不说出一个让他能接受的理由,而选择含糊过去,那左道会决定拒绝这份文件,或是趁早跑路,在其文件中,生效前提是发起人的署名,而奘啼不知为何,目前并没有。

这份空间余地,以及潜在的善意,都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奘啼瞅着没有被突如其来惊喜的左道,略有笑意:

“很警惕嘛,不错,要求会挺大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份文件对我来说是能做的最大努力,后续你得有成绩,才能有机会被纳入位正式成员,而在这之前,你觉得现在的你能匹配上这份文件的资格么。”

“没有。”左道肯定道。

“确实,但也不用妄自菲薄,能独立研究出我们都没有见过的术式,这便是你的亮点,”奘啼鼓励了一下左道。

这时奘啼向左道指了指被放在一旁属于她的个人终端,左道会意便递回去,原本对方给他的文件资料还剩下一个,因为二人临时转换的话题,他还没有看完。

奘啼对着个人终端操作了一会,再次给左道:

“而让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则是这个。”

显示屏内的文件,是关于一男一女的资料。

“左文耀...奘灵宣...”

一时间,记忆连同着前主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左道没做控制的让其浮出面上。

这是前主的父母。

『左文耀...衍策府人员...社会职业...考古学家...

『奘灵宣...衍策府人员...社会职业...历史学家...

『............

『2152年███行动中失联——

『2152年5月开始善后事宜,启封遗愿,开始安置家属,其有一子,左道。』

左道沉默的看着这份极为简单的报告,除了关于左道父母的简要信息之外,便只有这些关键内容。

“2152年...现在是2162年,十年前的报告,这文件明显经过大量删减,那时这具身体的他也才七岁,不过衍策府是什么部门?记忆中似乎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左道想着,他看着“母亲”的名字,再联想到眼前的人,他心中一动,玩笑般的想到一种可能,旋即先压了下去:“奘啼组长,我父母曾经也是综事局的人?”

“并不是,”奘啼否定:“但同属华域的官方部门。”

“那...”左道沉吟些许,看了眼吞云吐雾的对方:“您跟我母亲...?”

“她是我姐,”奘啼点点头,略带笑意:“所以你得管我叫姨。”

“......?”\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