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报告(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297 字 2个月前

(

诡术复苏花城诡影第八章:报告左道接过终端,这是一个约等于曾经世界平板电脑大小的设备,终端内,是三份关于今日的‘异常报告’。

第一份报告,左道看见了自己的家的地址,里面写明了名叫‘观测中心’的部门察觉到了异常,其后由‘综事局’的‘特殊行动组’联合地方干员上门拜访,再往后的内容,左道粗略一看便知道情况了。

这是一份有关自己的事情,且已经被记录在案。

“好消息是,对方属于后知后觉,这代表曾经的“他”没有捅什么大娄子,坏消息则是在我刚刚穿越过来不久,便“榜上有名”了,后续在应付他们上,言语需要更加谨慎。”

左道手指轻划,阅读第二份报告,当看到内容的时候,他眼神动了下。

报告内,是关于左道所在城市花都,有五名花都一中的学员离奇死亡的方式,而里面所附带的现场照片让他倍感熟悉。

案发现场图片地上的那些神秘图案,赫然与左道家中一模一样。

随着左道继续往下翻到了被害者资料的时候,他稍微停顿,其中两张图片的人物吸引了左道的注视。

“这二人...不就是之前的那两具尸体么?”

如此想着,左道暂停阅览,稍微组织语言,抬头看向始终吞云吐雾看着自己的奘啼。

“嗯...奘啼组长,我有点发现。”

奘啼点头:“你说。”

“首先,这个神秘图案我见过。”说着,左道拿出此前拍摄的图片递给了奘啼。

奘啼仔细的反复放大缩小图,之后表示肯定:

“是一个仪式的。”

经由官方专业人员确定,左道也明确了自己是的确牵扯进了这档事情。

此前,不论是个人猜测,乃至在家中时操纵尸体的幕后人说,对初来乍到这个世界的左道来讲始终抱有怀疑态度,这也是他多年所形成的习惯,说不上好但也不坏。

“资料里面这五位同学,有两个我见过,其余的没有。”

“你认识?”奘啼问。

左道点点头又摇头道:

“不认识,但见过,之前在那浓雾里,嗯,也就是你们说的‘仪式’里,这俩人闯入我家,那时候他们应该已经死了,但被人所操纵着行动。”

说完,左道把详细的对话经过说了一遍,此前对于桐妍由于处于潜在危险的状态,左道也只是简要说明,而再次给明显是桐妍权虎二人的领导者复述的目的,则是以这个话题,将自己所展示的“术式”给一个合理的场景,潜在的争取对方“理解”。

奘啼想了想:

“操纵人的仪式在你身上出了问题,但付出极大代价见了你却没尽全力处理你,内在原因还需要后续调查,你的术式我只听桐妍说过,展示给我看看。”

听罢,左道从口袋取出纸剑,随心念一动,纸剑变成一把接近长剑的形态,然后他递给奘啼。

奘啼接过来颇有好奇的反复把玩,她明显发现从离开左道开始,纸剑的形态不断减弱,大约半支烟的功夫,就完全变回普通纸张大小,而她反复琢磨也没找到激发的窍门。

这让奘啼的脸上充满兴趣,却并没有什么想占为己有的心思:

“这“术式”离开你就会持续减弱?”

“是的。”

“危害性不大,是个防身的好手段。”奘啼略带深意的说了一句。

左道也不是什么年轻小伙子,自然知道对方聊的是什么聊斋。

奘啼首先是给自己的诡术“定性”同时也是给自己从事情开始以来的行为作出评价,其次则是潜在的警示自己不要作出危害社会的行为。

“嗯,我在翻阅一些稀少书籍中找到的蛛丝马迹,但我自己对这方面的基础知识太薄弱了,有许多我不敢做实验,只有这个比较有把握。”左道故作出些许被夸赞的高兴神色。

奘啼眼睛一眨,把指间烟头掐灭:

“也就是说这只是你觉得有把握的术式之一,你这个消耗型术式是在什么时候制作出来的?”

“消耗型术式...意思是对于“术式”,他们有更详细划分。”左道念头一转,随后答道:

“是的,有一些想法,这个是在昏迷后醒来时尝试的,那时很不安,便死马当做活马医。”说完,左道做了个试探说:

“奘啼组长,您知道这是属于哪种体系的...嗯,术式吗?”

“看起来是某种很少见的,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话,那除非你把详细内容交给我们做分析,才可以比对。”奘啼摇头,笑着说。

左道略微点头,对方能这么说,明显没有抢占的想法,选择一定程度的暴露自己的“价值”,也做好对方如果想要占有,那就暂时虚与委蛇当做一个保护费,毕竟自己会的不仅仅这么一样诡术,而裁纸术,也不仅仅只有一个“纸剑”。

但对方没有主动的话...左道便准备改换下目的:

“需要我将内容记录下来吗,奘啼组长?”

此言一出,奘啼再次眨了眨眼睛,她再次点燃一支烟,很是有趣的说:

“觉悟这么高啊,小同学?”

左道面上“尴尬”一笑。

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此前的各种铺垫中,先展现自己虽然“笨拙”但很有潜力的战斗素养与主动性给桐妍与权虎看,通过他们传达给其他综事局的人,这一步很成功。

而在面对他们的上级时,展现自己的“价值”,但又把控住自己的主动性不让其过于刻意,再她人对自己所抖出来的“价值”产生兴趣时,如果没有强烈的恶意或者危险,那就主动性的向官方组织所靠拢。

这个方案,是左道结合前主记忆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后,灵光一现所决定的,一来不仅可以“洗白”自己,也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一回,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前世过于狗血,以至于执念如此深刻。

“我只是觉得,偷偷专研总是心里不安生,尤其是发生了这次事情,以及原以为我研究的这些都是一些必定失败的兴趣爱好,但我手中也就是奘啼组长你们说的术式成真后,让我觉得再偷偷研究可能会惹上更大的麻烦,也会给身边人造成危险。”

左道正色脸庞说道。

奘啼听着左道的“坦白”,抽着烟不知道想着什么,她眼角余光发现不远处打报告的桐妍权虎二人也不时的关注这边,与桐妍对视时,桐妍挤挤眼睛,与权虎时,他略微点头。

许久,奘啼逐渐表情严肃的看着左道。

“左道同学。”\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