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没了(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447 字 2个月前

(

诡术复苏花城诡影第七章:没了“我去清理点鬼玩意。”

权虎说完,以让人侧目的速度冲进了浓雾之中,一时间,雾海翻滚,雾人四裂。

这也似乎刺激到了仪式本身,那些雾人所化的“街坊领居”们各个变成了狰狞的怪物扑向了浓雾中凭借利爪大杀四方的权虎,同时左道二人所在的地方,有着更多的迷雾涌动的过来,更多的“街坊领居”在其中纷纷出现。

它们的头颅化作四瓣,与浓雾彼此快速推进,原先的仪式薄弱点即将宣告失效。

见状的桐妍一撇风衣亮出了枪套,在左道注视下取出手枪,上膛,开保险。

桐妍的目光光彩流转,对着雾中怪物接连开枪。

‘砰砰砰’的子弹击发,每一枪都精准的命中怪物脑袋。

那些子弹像是有着奇异力量,每一发都能击中怪物身体后爆发光芒,彻底湮灭对方。

这时,一声轻微空膛声音出现,弹匣空了。

桐妍见此,持枪的手甩开空弹匣,另一手摸向腰间拿出新弹匣,她看了眼有数只已经近在咫尺的怪物:

“左同学!”

左道会意,现在轮到自己了。

左道面色沉着的提着纸剑,朝着贴近自己二人的怪物迅速挥砍,每一剑都从怪物的脖子一闪而过,他的战斗姿态在桐妍眼里略显“笨拙”,可应对方式又不显慌乱。

左道,老演员了。

他不能表现的太过成熟和有经验,否则此前通过对方自证状态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也会对左道临时产生的一个计划想法造成困扰,因此只能在他们面前,以不超过对方心理预期的状态,去面对怪物。

战斗中,左道发现这些怪物给他的压力并不强,即便是现在自己一个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与反应力,都可以轻松解决。

也难怪权虎此刻在怪物更多地方显得如鱼得水,就在他应付这些怪物的时候,左道听见了身后子弹上膛的声音,他迅速的拉开战斗距离,回到了桐妍身边。

“辛苦了。”桐妍看见回到自己身后做策应的左道,轻声道。

“子弹够么。”回到桐妍身旁,他背向桐妍问了一句。

“应该。”

战斗,便在时间的流逝下悄然而过,数不尽的怪物如潮水涌现,大头在权虎,小头在左道二人这边,压力不大,却很枯燥,权虎见左道与桐妍的配合后,便杀入更深处吸引火力。

这之中,左道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那就是这些怪物的实力并不强,总有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明明有能干涉现实的能力,怎么怪物会这么弱呢?”

数不清的攻防交换后,左道闪身到桐妍身旁,略显疑惑的说。

换上新弹匣的桐妍再次担任攻击手的桐妍听到左道的发问,她心分二用:

“仪式当然不会这么弱,只是对方并没有想要剿灭我们的想法,以及,外面应该来同事了,仪式主持者大概正在应付他们和忙着掩盖自己的痕迹,这边只是不想让我们更深入的探索他的仪式。”

得到新“知识”的左道嗯了一声,见桐妍再次弹匣清空,他看了一眼地上薄薄一层的弹壳与复数弹匣,赞美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武德充沛”,桐妍身上总能在各个地方摸出弹药。

就在左道准备接替桐妍的射击空挡时,一声破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紧接着,不待他对眼前的怪物再次斩首时,怪物直接崩散。

一同消散的,还有更多数量的权虎那边。

权虎略微吐了口气:

“现实世界解决了。”

说完,“世界”破碎。

一抹月光映入地面,左道三人站在怀阳路的街道上,距离左道家步行约五分钟。

有着互相配合的经历后,三人略显熟络许多,他们彼此对视一眼。

桐妍想了下说:

“左同学,去你家看看?”

左道看了下四周发现些许不对,此刻街道充满寂静,往来无人,不仅如此,家家灯火全无。

“好。”

一行三人快速往左道家中赶往,一路上,各类综事局的出勤车辆四处停靠,警戒牌也随处可见,奇怪的是,除了这些,不仅居民与行人不见踪影,连综事局的干员左道也没见到,左道猜测多半是不然普通人牵扯,思考中三人赶往左道家中。

但当到达房屋时,桐妍权虎的嘴角一抽,而左道也双目微张,他顺着前主的情绪残留,不忍爆了句脏话:

“我操?”

此刻他的房子燃起熊熊大火,在其前面,有一位同样也是身着黑色风衣制服的女子,正在不急不慢的吞云吐雾着。

女子转身,看向桐妍与劝虎:

“出来了?”

再将目光看下左道,深许片刻,眼神中藏有深意:

“你是屋主?”

左道点头。

“不好意思,你家没了。”她说。

“......”

尴尬,

是今夜的氛围。

......

街道,黑色风衣女子与桐妍小声的快速交谈经过,权虎则在后方,与左道并行,变成人型的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交谈的想法,见状的左道只能沉默地跟着他们一行。

不久,他们来到了怀阳路街道不远处一家咖啡店内。

由于店内被临时征用成指挥室的缘故,店员都被劝离回家。

“坐。”

黑色风衣女子领着左道三人进店后,找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

说完,看了一眼正要坐下的桐妍与权虎:

“你们先离开下。”

权虎愣了会,看了眼桐妍,打了个眼色,率先离开。

“奘啼组长,左同学之前在仪式里面帮了我们不小的忙,然后我们那时给他做过状态检测,那我们先去打报告了。”

显然,桐妍是在给左道此前的帮忙进行回报。

奘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等二人离开到不远处坐下来拿出终端设备打着报告,不时看向此处,她点了支烟:

“仪式的细节你知道多少。”

左道想了想:

“之前在那都是浓雾的地方,他们大概给我介绍了下。”

“在这之前你并不了解?”

“嗯。”

再次陷入沉默,这位叫奘啼的综事局女子,不知思索着什么。

片刻,她缓缓说:

“我来了之后发现你家是这次对方仪式的节点,我担心你们在他的仪式里面坚持不了多久,就选择比较粗暴的方法,结果的话,你也知道的,至于补偿问题,后面会有人联系你。”

左道颔首,表示自己没有意见,他知道,对方领着自己来的目的并不会仅仅于此。

果然,这时奘啼又道:

“你没有经过报备的情况下学习‘神秘知识’与掌握‘术式’这是个大问题。”

左道适当露出一点紧张和局促的神色,等待对方的下面的话。

“但这个也不是没法处理...”奘啼吐了口烟:

“我需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至于是什么,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说着,奘啼拿出属于综事局专用的内部终端,调出了几份资料,交给了左道。\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