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迷雾之中(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1832 字 2个月前

(

诡术复苏花城诡影第六章:迷雾之中“证?”

左道既是反问,也是试探。

桐妍没有回话,她的眼睛光彩更盛地看着左道,化作狼人的权虎则站在桐妍一侧靠前,时刻充当战斗的一线人员,彼此之间,定位分明。

片刻,桐妍眨了下眼睛,她先对着权虎说:

“是人。”

说完,当着左道面,从内侧口袋拿出一本黑色的证件。

“华域,天朗阁,综事局,神秘处理部行动干员,桐妍,我将遵循宪章忠于祖国,捍卫人民,依宪行事,依法办案.........”

桐妍娓娓肃语到最后,只见黑色证件上的纹章忽然发出淡金色的光芒,一股中正磅礴的力量环绕着她,最后在她后方凝聚成与证件上相同的纹章。

话毕,这时化作狼人形态的权虎也掏出了证件。

“华域,天朗阁,综事局......权虎.......”

相同的纹章也在其身后凝聚。

两人这时齐看左道。

眼见这种情况的左道心理赞叹了一下。

看看,看看。

什么叫做新世界的防伪能力啊——

左道没有没有再怀疑假冒可能性,如果此时他没有灵视的话,可能还有犹疑,但灵视下,对方那种金色光芒,充斥着国之中正的气息,就是老邪物沾着这玩意也得去半条命。

不过对方看自己的目的,是想让我怎么证明我是我?

抱歉,没有。

左道点点头,又摇头,看向桐妍:

“我能确定你是之前电话提醒我的那个人,但我不知道怎么证明我自己。”

左道说的很直白。

桐妍二人早有准备,她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精准的朝着左道扔了过去,而他略显“慌忙”地接住。

“如果你没问题的话,请按照上面小册子的内容复述。”

左道单手翻开小册子看了下里面内容,确认里面并没有什么可见的誓约陷阱,与此前对面二人念的基本相仿,也是相关内容,只是不再有职称,只有自己的姓名,他轻声颂念。

片刻,左道感觉到了小册子略微发热,淡金色的中正光芒环绕片刻,随后在桐妍二人注视下他的身后也出现了一枚相同的纹章。

一时间,三人同时松了口气。

桐妍与权虎显然是确认了对方不具有危害,也没有潜在邪恶附身的情况。

而左道的松气则是这种力量似乎只能判定一个人的正常状态,不管是自己胸口内的纸灵,还是灵魂内在,都没有解析的能力。

有时候便是如此,不想冒风险也不得不冒,现在的左道也是如此。

确认了敌我,三人距离拉近,开始了交谈。

“你怎么没有在家里?”桐妍再次问出之前的问题。

“家里来人了。”左道答。

浓雾中的街道,左道缓缓述说,将不久前家中发生的事情大概阐述了一遍,同时也趁着这个机会,将再早之前的情况也略微修饰后进行了交代,借此“洗白”自己。

片刻,桐妍略一沉吟,她拿起早已开启的执法仪,对准左道,再复述了一遍:

“也就是说,左同学在白天时候进行了一场“仪式”,最后失去了意识,当你醒来之后那个“仪式”再次运转,就在你感觉要再次被操控的时候,那种力量忽然自己停顿。

“地面的图纹自行损坏,再之后你由于担心我们会将你...”

桐妍稍微组织了下用词,照顾对方“中学生”的感受:

“嗯...审查管制,所以第一次上门时,你由于慌乱,选择暂时隐瞒,但思考再三,心里不安,决定联系我们。

“这时我打给你通讯,那时通讯忽然结束没多久,有两名“综事局”的人员破门进来,之后就发生了一些战斗,然后活下来的一句尸体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说着,桐妍与权虎目光看下左道一手始终提着的纸剑。

“术式?”权虎开口。

左道抖了抖剑身。

“我不确定,但他是这么说的。”

“你自己研究出来的?”桐妍问。

左道点头。

“厉害呢,”桐妍感叹一下,散发着光芒的眼眸看着纸剑:

“看起来是具有对灵性生物杀伤能力,且拥有物理伤害的术式,很有效。”

说完,桐妍又道:

“你是怎么开始接触这些东西的?”

左道知道,基本的盘问环节来了,一抹记忆涌上心头。

“小时候家里父母总会讨论一些历史故事,里面有些很神话的内容让我产生好奇,我会看他们留下的藏书,也会尝试搜集一些古书在里面寻找蛛丝马迹,渐渐地就对这方面产生了兴趣。”

桐妍若有所思,她下意思的拿出个人终端,看见上面小小的没有信号标志,无奈摇头:

“按照你的描述,你是按照一本书籍上绘制的这个“仪式”,书籍的来历你知道吗?”

“我回想不起来,包括很多记忆好像都有缺失,”左道“如实”说道:

“我怀疑,跟闯入我家里,操纵尸体的人有关。”

话音落下,桐妍正要说话时,权虎打断了。

“先这样吧,桐妍。”

只见原本稀薄的迷雾此刻开始浓密起来,且层层涌动。

权虎感知到了危机。

涌动的浓雾中这时隐约地走出许多的“人”盯着三人,它们身体灰白,毫无神采。

也有所感的左道看着这些人影,总觉得略显熟悉,脑海中略微一思索,便察觉到了这些都是“街坊领居”们。

“它们好像是怀阳路的居民。”左道微不可查的像权虎二人靠拢,低声提醒。

灵视中,这些人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尸,隐约中它们的后脑勺都好似有无形的丝线垂钓。

“是‘仪式’催生出来的幻影。”桐妍仔细观祥后说道。

借着不久前刚刚通过“自证”的机会,左道断然插问:

“你们说的仪式和术式,是什么意思?”

盯着雾中人影的桐妍看了一眼左道,对他的问题好像不觉奇怪,也或许因为左道拥有他们所说的施展‘术式’的能力,且还是自己“研究”出来的原因,因此没将他当一个普通人,她耐心解答。

“术式的话实用性很强,手段通常都很隐蔽,从广泛危害来讲不高,比如你手中的纸剑,最多一次只能解决一个人,而仪式......”桐妍简单介绍了几句,而后又道:

“仪式则不然,前期的准备非常繁琐,普遍仪式都需要有生命的献祭,而如果没有则会对其它方面的要求极为苛刻,同时仪式前期不能出现丝毫差错,一旦有所问题,会对仪式者造成莫大伤害,出问题的时间段里,对方与仪式相关的能力都极难再施展。

“只有把“问题仪式”的“问题”解决,才能选择放弃这个仪式,或选择再次尝试,在这个时间里,除非以透支生命等代价,不然这时的仪式者甚至会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不过风险与收益成也正比,一个完成的仪式,会具有许多无法概述的能力,且在对方仪式范围里,主持者会有天然的主场优势。”

细心听着的左道,组织了下这个世界的用词:

“如同在对方的领域内的他人就会天然处在劣势,比如现在?”

“很准确,没错。”桐妍赞许:

“我们现在就在对方的‘仪式’内,哦,忘了跟你说,之前通讯时,我跟权虎到你家,走出来了一个跟你相同的人,后来发生了一些战斗。”

对方的意思显然是为之前他们的戒备做出解释。

“明白,”左道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时,越来越多的雾中人影的“街坊领居”们“友善”的盯着左道三人,左道也发现,综事局的二人此时好像并不焦躁,甚至有点乐得拖延的作态。

化作狼人的权虎看着这个场面,突然开口:

“这是一个完整的仪式,光凭我们很难从内破除,增员不出意外已经在现实世界处理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拖延。”权虎说道。

他在给左道安抚心绪,担心对方因为慌乱,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明白,”左道会意:“我配合你们,不过这些东西越来越多了,咱们就这么看着?”

“本来是,”对于左道的冷静,权虎心有赞赏,他说完停顿了下又道:

“但现在可以换下策略,你有术式,不管你是怎么整出来的,只要成功,那就对这些东西具有伤害能力,因此你也要出力,我需要你与桐妍配合,保护彼此安全。”

权虎的话,显然可见对左道掌握术式的方式表达一定怀疑,毕竟这种人太少了,有的话,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那你?”左道对权虎的话没有在意,对方能让自己与看着不擅长战斗的桐妍临时搭。

从中可以体现出,虽然对自己仍然抱有一定程度的怀疑,但有着之前的“自证”做背书,他们仍然决定在这个场合下给予信任,这便足够了。

狼人化的权虎这时两手各张,露出森然的利爪,上面泛着光芒,他回答左道的问话:

“我去清理点鬼玩意。”\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