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确认过眼神(1 / 1)

诡术复苏 咸鱼此花 2631 字 2个月前

(

诡术复苏花城诡影第二章:确认过眼神叮咚——

——叮咚

门铃缓而不停,透出了礼貌打扰与不敲开房门誓不罢休的决心。

这是左道的认为,他看了眼大厅的“战场”挠了下头。

咋办?

就是说这里刚刚肢解了人,左道寻思别人也能信那么两秒钟。

叹了口气,看来只能......

拒敌与房门之外,嗯,姑且试试。

“来了!”

左道扯起自己有点沙哑的嗓子,高喊一声。

走向大门的路中,他随手抄起一瓶矿泉水,透着且试看看的心态,吨吨吨地给自己快速洗脸擦净。

再看了下湿透中透着犯黑血迹的衣服直接扔到一边,同时感谢前主随手扔衣服与生活物品的好习惯,拿起一件套在身上。

与此同时大脑再次快速运转,尝试检索“此生”。

姓名:左道

“.......”

左道愣了一下,无声一笑。

巧了么不是...小伙子很有...嗯,冥途。

年龄:17

华域,南部州,花城市,花城一中,高二年级。

爱好神秘学,历史类成绩优秀,工爱好者...

体检正常...父母失联...少有亲戚往来联系...

人际关系极少,目前保送南部大学历史系...

学业压力中等...没课常年宅...性格沉默寡言...小有遗蓄...

心念至此,除了当下重要内容,其余碎片般的记忆有待整理。

思此的左道叹了口气,自己确定穿越了,或者说类似魂穿,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徘徊心头,他结合‘前主’的喜好,心中隐有应对计划。

......

怀阳路173号。

“观测中心,联合小组已抵达。”

“收到,指挥权限移交神秘处理部旗下干员指挥,目前危险等级归纳为五级,遭遇非常规威胁时允许你二人脱离行动序列。”

“我二人收到,指挥权限确定移交。”

门前,两位穿着‘综事局’制服与臂章的干员有点紧张地站在最前面。

当按下门铃后,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后面两位同样有着相同臂章,但制服完全不一样的黑色风衣男女。

男子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身材魁梧的风衣男子忽然摸了下脸颊,随后猛力一嗅:

“有血腥味,多种。”

他停顿了下,继续分辨:“陈旧的血液一小时左右,有人与非人血的混杂,新鲜的不超过三分钟,还有些许烧焦的味道。”

他的话让前面的干员神色更加紧绷,但他们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继续按着门铃。

“来了。”魁梧男子说。

接着,房门打开。

“有事吗?”

左道打开房屋后,略显“茫然”的看着门外四人,看见四人的制服与臂章后,一段记忆从脑海中浮现。

综事局,全名综合执法事务局,有着街坊百姓戏称管家婆的“美名”。

小到乱扔垃圾,街坊吵架,抓不小偷,大到解救人质,剿灭不法分子,只有普通人想不到,没有他们处理不了的案情,如果有,那么他们就会紧急新设一个。

左道颇为有趣的阅览前主记忆。

心念间,他反应过来,按自己习惯应该透过猫眼观察一下的,至少...

而直接打开房门,却是前主的习惯。

“小伙子不行啊....这习惯得改!”左道想着。

左道的正常出现让他们有些许内心惊讶,前方的二名干员率先做出了回应:

“你好,综事局街道片区干员,我们正在进行防诈安全宣传等事宜,这是我们的证件。”

说完,二人掏出了自己的深蓝封皮的‘执法证’,这时的左道看了眼前方俩人身后,身着黑色制服风衣的男女并没有展示自己证件的想法,只是那名女子忽然摘下了自己的墨镜,盯着自己。

“嗯,”左道沉吟了下,展现了属于‘前主’该有的举动:“需要我配合什么?”

左道的回复反让片区干员有些迟疑,像是在想怎么接话,而目前的决定权限已经不是他们两个普通片区干员可以决定了。

此时,后方的黑色风衣的女子轻声开口,接过话头:

“同学,家里只有你一个住在这里?”女子微笑着问道,她始终盯着左道。

“嗯,对,就我一个。”左道坦然回答。

女子歪了下身子,似想看看这位少年身后的房内情况:

“最近城区有人报案说有不法分子进行诈骗,如果你发现有任何异常请及时拨打通讯。”

女子在‘任何异常’上有意无意的加重语气,说完她瞟了一眼身旁的魁梧男子。

“去下一家宣传。”魁梧男子心领神会。

说罢,他上前数步拍了拍俩片区干员示意先走,换成魁梧的黑色风衣男子站在左道面前。

“有任何情况随时拨打综事局电话。”

“好。”左道与他对视一眼,点头。

互相致意完,四人一并离开,去往别的地方。

左道应声关上大门,透过猫眼看着四人消失的方向。

左道很确定他们不是去“下一家”,因为他的这栋房子是这条大街道的第一户,往常记忆中所有这类‘上门宣传’都是从这开始接着到隔壁,以此类推...

但那四名‘综事局’干员去往的地方,说下一条街道或许更为合适。

那么,就很耐人寻味了。

巡逻车内。

那二名片区干员没有说话,只是无言中不时瞄一眼后视镜,或者说那名风衣女子。

思索半响,那名风衣女子要过了内部通讯器:

“呼叫观测中心,确认173号房屋有异常情况,居住人员危险性未知,暂无攻击迹象,目前理智清晰,建议加派干员执行观察任务,风险等级建议维持。”

“观测中心收到,等待接手人员。”

......

怀阳路173号,屋内。

距离敲门情况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左道拖着身躯的疲惫终于打扫完了“战场”。

也确认了这栋二层小楼所有地方都没有其它异常后,他靠在沙发上看着茶桌那本变成黑灰的‘书籍’若有所思,似乎对其有什么发现,但很快左道先放在一边,思考起自己的处境。

“穿越后的这个地方,有着同样是人类主导的群体,相近的生活习惯,乃至种族肤色所带来的地域划分,目前来看‘身躯’的记忆里,这个世界暂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超常规知识与科技树。

“嗯...不包括刚刚发生的事情,这也意味着这个世界并没有‘身躯’记忆里所认为的那么平静。”

他掏出了与地球近乎一样的手机翻开了相册,在清扫大厅“战场”前,他先拍照留存了下来。

看着照片内的图案风格,左道摸了摸下巴:

“有着明显的‘玄学色彩’,但不是我知道的任何一种体系,到是有点西方黑魔法的特征,从之前对我施以“控制”情况来说,有类似‘降灵献祭’的神秘特征...属于这个世界里的特色内容?”

左道点了点头,这会,他忍不住拍了拍脑袋。

痛,非常的痛。

左道作为曾经的金牌卧底邪头之一,歪门无术的生活自然也是饱读小说。

充分学习了八个重生,三个穿越的基本纲领,可真到自己身上,也仍然有点万头千绪,无从下手的感觉。

“身体肌肉记忆有着明显‘前人’遗留的习惯,并且一定应急情况下容易有违背我自身想法的举动...这个需要尽快消除,不然会有大问题。

“前主的情绪也有明显的残留,呵,此时我感觉我自己就好像体内有两个人,双卡双待,不过我可以确定自己体内没有第二个“魂”的迹象,有点意思。

“记忆仍然有残缺,除了日常,重要的记忆,和近期的事情,关于桌上这本书的来历在记忆中并没有,这也让我无法确定是“他”自己作死,还是背后有人诱导“他”。

“因此当务之急是要确定我的安全状态,不过在这种事情上先往坏想总是没错的。

“假定有人想弄死“他”,也意味着我现在还活着,对方肯定还想弄死我...”

想着,左道叹了口气,作为曾经世界在玄学神秘领域中也能算靠前序列的他,此时却因为却因为换了个‘身体’与‘世界’,让他一身的本领大受限制。

“不仅修为化为了泡影,乃至于此前面对危险时,危急关头还得拿出蹩脚的正教法术,实在是太丢曾经邪道头子的脸了。

稍作振作,他继续思考有什么方法是“小白”状态下,自己可以使用的。

此刻的他急需确认自己的安全状况,很快,他联想到了两样——占卜与灵摆。

但略微一思索自己是类似魂穿的状态,又将两个方法列入准排除状态:

“这个世界虽然有着相同的时制,但星球环境,星体分布很可能完全不一样,而这‘身体’的‘主人’虽然是个神秘学爱好者,但居然对天文方面的记忆完全没浮现,可太偏科了吧.....”

左道略显无语,如果这人是自己学生,那他一定会揍人。

吐槽间,他打开了手机,看了看这个世界的搜索引擎,输入天文相关关键词,结果发现不仅一无所获,甚至弹窗警告‘不要搜索违法内容’...

好像不能怪‘前主’了?

那没事了。

至此,左道便果断将目前能确定自己安全状态的两个方法给否定:

“不确定的星体环境,对所有占卜都会造成未知影响,毕竟术数的基准是建立在天时、人文,地缘之上,脱离了这些,术数便不比掷硬币好使了,也更不能指望于此。

“并且还涉及这种‘灵异’事件,有很大概率占卜的方向容易被误导到“它们”所想要的结果,而我现在又没有排除这种干扰的能力,约等于自投罗网。

“灵摆更是如此,原理便是寻常人通过‘感念’来借助周身磁场寻找到‘游灵’,从而获得间接又间接的信息回馈,准确的本身就很没保障。

“更何况这个世界的‘神秘’内容可能跟我所学的完全不一样,如同完全不同的底层玄学规则,一不小心请个大宝贝来...想去阴曹地府报道,投个好胎也不行...”

左道忍不住吐气,缺乏手段啊,多久自己没有这么窘迫了?

此刻他如同‘前生’的那个世界,那些寻常人家们碰上灵异事情时的无助,不知是否还有危险,也不知危险何时来,更不知危险是否结束,要么引颈待戮,要么拼尽通讯录找到“大师”寻求帮助,还大概率被骗。

想到这里,左道左手搭着下巴,食指轻敲,既然目前自己没有确定安全状态的最佳手段,那就只能换个思路去开拓...

去寻找可以应对潜在危机和确认自己处境的人或者手段。

思索间,想到了不久前那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防诈宣传”,左道敲着下巴的手指一顿,若有所思:

“那四个‘综事局’的人中,黑色风衣的俩人显然有问题,男的还不好说,那女子眼睛存在特殊,估计是有着观察异常情况的能力,类似开眼之人,虽然现在修为消散,眼力劲并没有丢...呵,而他们却潦草问询几句就离开了,这很奇怪...

“或者是那女的察觉到了问题,怕房屋有无法应对的危险,又或是贸然进来会引起更大的问题,所以选择了保守方式继续观察我。

“从这身躯的‘前主’出事前到他们过来,可以确定并没有多久时间,也叫‘左道’的小子在筹办这仪式前,记忆里在这些时日的生活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嗯...至少在记忆中。

“那就有一种可能,这个世界叫做‘综事局’的执法机关,他们有自己的手段可以察觉到管辖区域内发生的‘灵异’事件...

“比如曾经的世界,就有一批被招安的风水先生们,每日黑奴社畜般的四处观气奔波,一旦发现异常就摇电话,三卡车的人上门......

“当然,也有可能是‘前主’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但实际早就已经被对方列入观察,然后发现异常‘综事局’就派人来了,不过从对方上门时的态度和人数,可能性很小。”

思索至此,想着如何确定自己安全问题的左道,心中有了个想法,旋即忍不住笑了下,却很快收住表情,这不是他该有的喜怒于色,显然也是前主的问题残留。

“或许有个办法,既然我目前不好解决,那就试试找他们来,如果没判断错的话,现在对方肯定也很想知道我的状态和情况吧,嗯...希望他们不嫌我烦。”

“不过我也得做点防备工作,免得他们如果掉链子,那只能自己面对未知危险了。”

想着,左道手机一划,调出了拨号盘,上面输入了综事局的报案电话。

目的不言自明。

阿sir救命!

但他把手机先放在桌上并没有拨通。

而是把目光定格在那本已经焦黑的书籍。

轻声吐出了四字:

“诡术,裁纸——”\t\t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