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欢迎你的长生天来找我。(1 / 1)

(

,我大明二皇孙,开局挣下一亿两

“殿下我都问过了,外围的兄弟们把大部分逃离的几乎都拦下了,他们还没有逃走,应该还在营地中,甚至就混在那些俘虏里。”

一件华丽的大帐中,于谦掀开帘子大步的走了进来,对着正坐在火堆旁边,烤着一个全羊的朱瞻圭汇报的情况。

慢慢刷着酱汁的朱瞻圭,头也没抬道:“有没有去俘虏那边看过!”

于谦无奈的摇了摇头,蹲在火堆旁边,拔出一柄匕首割下了一块羊肉,也没管熟没熟,直接丢入了口中。

“太多了,再加上他们可能有伪装,很难判断出来。”

朱瞻圭顿了一下回道。

“肯定有认识他们的,去找一些头头问问。”

于谦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还要帮助陛下从背后偷袭三峡口,这么多俘虏在这里,如果我们留人手看守的话,恐怕进攻三峡口的力量就不足了。”

朱瞻圭看了于谦一眼。

“我们有俘虏吗?”

于谦愣了一下,随后勐的站起,瞪着眼睛看着朱瞻圭。

“这可是10来万人啊!”

朱瞻圭没有回于谦的话,反而指了指旁边一个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身上穿着明显不合身铠甲的男子。

“他叫胡玉,是凉州人士。”

于谦抬头看向了那人。

这人头发枯黄,身体瘦弱,眼神没有任何光彩。

打眼看去,简直就是一个活死人。

朱瞻圭割下来一块肉递给了,站在他旁边帮他抱着刀的胡玉。

胡玉连忙单膝跪下,双手接过了朱瞻圭递给他的肉,大口的撕咬了起来。

那凶残的模样,就仿佛一头饿疯的野狼。

“永乐八年,鞑靼人跳过边关打草谷,他们那里守军没有守住,鞑靼人冲进了他们镇子。”

“他三岁的女儿,被活活的摔死,相爱的妻子,在他面前被鞑靼人活活折磨而死,老父老母被乱马践踏而亡。”

“他被鞑靼人抓走,成为了一名奴隶。”

于谦看着那个疯狂啃羊肉的胡玉,陷入了沉默当中。

朱瞻圭割下一块肉,放在了鼻尖闻了闻,满意的点了点头,放入口中细细的咀嚼。

一边嚼着一边诉说着。

“鞑靼人有一个传统,孩子在成年的时候会举行一场射羊大赛。”

“而这些羊羔,并非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羊,而是双脚羊。”

听到这个羞辱的称呼,于谦拳头用力的捏紧。

“射杀差最多,取得第1名的孩子,还会得到一个汉人美女的奖励。”

“而这些孩子们也非常大方,会邀请玩的非常好的伙伴们一起享用。”

“那天晚上惨叫声,一直持续到天亮,最后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丢掉了草地里喂野狼。”

朱瞻圭指了指胡玉,“如果不是他跟我说,我还不知道这些。”

“后来鞑靼人战败,他又成了瓦剌人的奴隶。”

“他们那一波被劫来的人,总共有2万余人,而到现在活下来的只有他一人。”

“当咱们的士兵找到他的时候,他说出了要参军的想法,并且跟士兵讲,只要能让他杀瓦剌人和鞑靼人,他愿意做任何事情。”

听完了朱瞻圭的讲述,于谦沉默了片刻,看着朱瞻圭认真道:

“对于这位兄弟的遭遇,我很同情,可杀俘的事情咱们绝对不能做,瓦剌鞑靼人是畜生,可咱们不是啊。”

朱瞻圭切割羊肉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你们读书人就是这样,总是想的太过美好。”

朱瞻圭将手中的这块肉割下来递给于谦,看着于谦认真道:“大明当人的太多了,总是用人的思想跟豺狼接触。”

随手将刀丢在了桌子上,朱瞻圭拿起旁边一块干净的布,一边擦着手,一边道:“可对于大明百姓而言,人多了就不一定是好事了。”

“整个大明就如同一个牧场,百姓就是里面的羔羊,而那些当权者,总把外面的豺狼想得跟他们一样,以为他们诚心对待对方,对方也会诚心回报。”

“宋朝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可结果呢!”

朱瞻圭看着于谦,于谦陷入了沉默。

“靖康之耻发生了。”

“堂堂帝王成为了他人的俘虏,后宫的皇后贵妃公主,无数的汉家女子,成为了敌人的玩物,事后赤身裸体的披上羊皮,遭受到了无尽的羞辱。”

“谦儿!”

朱瞻圭伸手拍了拍陷入沉默的于谦的肩膀,看着他严肃道:“大明当人的人实在太多了,大明的百姓不需要这么多当人的当权者,他们需要一群守护他们的凶残恶狗。”

“他们需要这些恶狗在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跳出来挡在他们面前,用牙齿撕开敌人的喉咙,用爪子刨开敌人的胸膛。”

“你刚才说他们是畜生,我们不是。很抱歉,我是守护大明百姓的恶狗,所以我也是畜生。”

于谦被这话深深的震住。

他愣愣的看着重新回到烤羊旁边,拿刀片的羊肉往嘴里送的朱瞻圭。

“您是太孙,未来的储君,将来的皇帝。你有没有想过您这样做了,您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朱瞻圭沉默了片刻,回头看着于谦澹澹道:“如果大明的百姓,连守护他们的人都抵制的话,那这个国家就已经没救了。”

时间到了中午,马哈木的妻子和两个孙子还没有被找出来。

朱瞻圭已经没耐心去等了。

自己这边攻占了马哈木的营地,马哈木那边肯定会很快收到消息。

如果自己不尽快解决这边,配合朱棣攻占三峡口,一旦马哈木留下一部分人挡住朱棣,率领大部分的人回来打自己,朱瞻圭只有跑路这一条了。

中午关押瓦剌俘虏的空地。

朱瞻圭坐在马上,冷眼看着手被绑在身后,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瓦剌俘虏。

抬手挥了挥,一名精通瓦剌语的士兵拍马上前,拿着一个铁皮喇叭,对着所有俘虏大喊。

"target="_blank">https://www.>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马哈木的妻子和两个孙子就在你们群中,谁要是把她们给指认出来,我们不但保证你们的安全,还大大的有赏。”

士兵围绕着庞大的俘虏营地,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听到士兵喊话的俘虏们,一个个交头接耳小声的讨论,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时间过去了两刻钟。

朱瞻圭抬了抬手。

千名士兵冲进俘虏中,每人抓出一个俘虏揪了出来。

精通瓦剌语的士兵冲着惊恐的瓦剌俘虏们大喊道:“萨穆尔公主,我们知道你就在这其中,现在体现你的身份,保护你族人的机会来了。只要你站出来,我们可以保证你的族人安全,否则我们将会采取特殊手段,到时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士兵喊完半天,下面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扫视着毫无动静的俘虏人群,朱瞻圭抬起马鞭勐的挥。

“曾曾曾…”

一阵寒刀出鞘声响起,紧接着在俘虏惊呼哭喊下,士兵们狠狠的挥下了刀。

寒光闪过头颅飞起,上千具无头尸体栽倒在地。

“萨穆尔公主,这就是你拖延的下场,如果你不想你的族人为了你流血牺牲,请立刻站出来。”

精通瓦剌语的士兵,在朱瞻圭的示意下又喊了起来。

可下方除了被杀者家属的哭嚎,和其他俘虏恐惧的大喊之外,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朱瞻圭冷着脸再次一挥手。

士兵再次冲入人群中,像拖牲口一样拖着不停挣扎的瓦剌人俘虏,来到了刚才砍头的地方。

“杀!”

没有让士兵再次喊话,朱瞻圭表情冰冷的下达了命令。

随着朱瞻圭命令下达,士兵们在俘虏惊恐大喊下,挥刀砍了下去。

上千颗人头再次掉落。

很快第3批第4批…

一直杀到了第5批,人群中一个身上披着破羊皮的老妇人站了出来。

“我就是萨穆尔!”

老妇人眼神愤怒的看着朱瞻圭,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士兵将老妇人带了上来。

朱瞻圭看着对方保养还算不错的皮肤,以及骨子里的那股贵气,微微的点了点头。

朱瞻圭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

毕竟在草原这个环境,只有顶级身份的人皮肤,才能保养的这么好,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方的面容和被他杀死的脱欢,有几分相似。

“也先和伯颜帖木儿呢!”

朱瞻圭盯着马哈木的妻子,询问着脱欢的两个儿子。

“我已经让人把他们送到我丈夫那里了,他们不在这里。”

“明人将军,你已经抓到了我,请放掉我的族人吧。”

朱瞻圭看着萨穆尔公主,笑着道:“我不信你那两个孙子被送走了。”

说着,朱瞻圭表情勐的一冷再次挥手。

“继续,直到那两个小家伙出来为止。”

“你这个恶魔,你滥杀长生天的子民,长生天会处罚你的,你们大明的朝廷也不会放过你。”

见到朱瞻圭还要继续杀族人,马哈木的妻子萨穆尔公主,气得破口大骂。

朱瞻圭回头看了她一眼,澹澹道:“我很期待你的长生天到来,她来了,我不介意让我的刀沾沾神血,甚至说不准我还能长生不老呢。”

“至于朝廷会不会放过我,这点还是不用你操心了,你先考虑考虑自己吧。”

说完,不管萨穆尔愤怒的眼神,朱瞻圭微微一抬马鞭,又有上千人人头掉落。

ps:本来想着到公司再修稿子,但没想到一到地方就开会,刚刚结束,下次一定提前发。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