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斧斩群魔,一战封神(1 / 1)

魂主 任我笑 6422 字 6个月前

(

,魂主

“来了吗……”

杨岱眯眼看去,嘴中喃喃道。

覆盖天穹的魔气黑云剧烈翻涌,无论是阴众,还是魔修,全都停手,惊恐的望向地平线尽头的那道烈焰光柱。

上古大圣的威压肆虐十方教天地,令人窒息。

“是上次秘境里的……”

柳俊杰脸色惨白,不仅是他,其他阴众也被吓到。

他们不由看向杨岱,发现杨岱神色平静,他们想到杨岱手里的大圣之魂。

不愧是主人,原来早就料到,怪不得一直攥着大圣之魂,没有召唤出来。

阴众们底气顿时足了,重新看向天边。

废墟之中,剑屠刚对白发男子施展完封印术,避免他灵魂出窍,感受到上古大圣的气势,他不由抬头看去,脸色剧变,自言自语道:“不是吧,开玩笑的吗?”

白发男子本来很绝望,但感受到上古大圣的气势,他癫狂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当初夺走大圣之魂的人来自魔道,你们死定了!”

砰!

剑屠一拳砸下,将其头颅直接砸碎,好似砸烂一颗西瓜,清脆无比。

慕容长安一边躲避巨大魔头的攻击,一边看向远方的烈焰光柱,隐约间,他能看到一尊可怕身影在光柱中若隐若现,那气势令他胆寒。

他从未感受过如此气势。

对方得多强?

烈焰光柱消散,一尊漆黑的身影显露出来,高达十丈,从身形来看,似乎披着战甲,一股远古战神的霸道气势尽显无遗,他抬步前进,步伐越来越快。

上古大圣!

所有人看清他的形态后,心里不由自主的产生恐惧。

上古大圣跑得越来越快,步伐越发沉重,让大地为之震颤。

“入阵!”

天绝立即喝道,天族遁入地底。

雄烈怒吼道:“攻击!”

两百八十六位阴众随他一同挥拳,苍龙破再次杀出,两百八十七条五爪金龙肆虐大地,掀起滚滚尘浪,不到两秒就要撞上对方。

上古大圣猛地挥手,强风席卷而去,摧枯拉朽,强势地将一条条五爪金龙搅碎。

雄烈、清闲大仙等阴众瞪大眼睛,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入阵!”

雄烈赶忙喊道,阴众们立即遁入地底。

“全力凝阵!”

黑心圣君声嘶力竭的咆哮道,声音有些颤抖,明显心里虚极了。

阵内,杨岱看到上古大圣的表现,不由心惊肉跳,他连忙开始召唤。

他的额头浮现出黑纹,脚下黑雾扩散,一尊可怕身影缓缓升起。

高空中,寂冥仙人望着上古大圣,心惊肉跳,他心里不安,这东西是谁召唤出来的?

此次魔道入侵计划,他有亲自参与策划,可不知晓有这样一尊力量。

寂冥仙人想到之前的感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又说不出来。

“不管怎样,有这样一尊力量,应该能破阵……”

寂冥仙人默默想到,念头还未落下。

“吼——”

一道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响起,惊得数十万魔修、百万阴众扭头看去。

只见杨岱面前出现一尊与上古大圣一模一样的身影,同样高达十丈,那气势更是完全相同,让所有人恍惚,以为自己看走眼。

“宰了他,刑圣。”

杨岱开口道,刑圣便是这尊大圣之魂的真名,他是在记忆里得知的。

话音落下,刑圣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圈圈烟尘弥漫。

所有人跟着看去,刑圣出现在阵外,朝着上古大圣冲去。

两尊一模一样的大圣之魂冲向彼此,气势惊天动地,大地不断裂开,好似末世来袭。

双方杀至彼此面前,抬拳打去,双拳相击。

轰——

两尊大圣脚下的地面瞬间崩塌,恐怖气浪绞散天上魔气,空中的数十万魔修如风中落叶,摇摆不定,个个心惊胆颤。

刑圣与大圣之魂只是停滞一刹那,紧接着便是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双方没有施展神通或者法术,全凭拳脚,轰鸣声接连不断,大地崩塌的范围越来越广,甚至影响到万兽践踏阵。

“还愣在干什么,继续杀!”

杨岱用心灵感应吩咐道,阴众们回过神儿来,立即杀向魔修们。

魔道一方无法心灵感应,所以慢了一拍,当即就有数百位魔修被击杀,猝不及防。

大战继续!

剑屠迅速入阵,将白发男子的尸体丢在杨岱面前。

他咧嘴笑道:“踏虚境!”

梁子霄惊奇道:“这么容易杀?”

剑屠不屑道:“此人不过是踏虚境一层,跟慕容长安一般,但他的实力远不如慕容长安。”

杨岱看向白发男子,问道:“确定死绝?”

剑屠道:“确定。”

杨岱深吸一口气,开始吸魂。

不吸不行,现在局面还未稳定,不稳定就意味着很危险。

百里之外,云端上。

褚灵的嘴微微张大,一脸惊愕的表情。

“他怎么能……”

褚灵是真的惊了,完全想不到杨岱也能召唤出大圣之魂。

她皱起眉头,跟着露出笑容,道:“既然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吧。”

……

刑圣与大圣之魂的战斗无比夸张,好似不断闪现,所过之处无不是地表炸碎,空气震荡,他们甚至还误伤到空中的魔修,导致魔修们阵型大乱。

“这样下去不行啊!”

“是啊,那家伙敌我不分,我们会被打死的!”

“根本破不了阵,怎么打?”

“难以置信,我们竟然被一个人的鬼奴挡下来……”

“尽力吧,那些鬼奴应该无法长时间维持阵法。”

魔修们议论着,他们一边施法攻击万兽践踏阵,一边躲避阴众们的远程攻击,还得小心大圣之魂突然杀来。

刑圣与大圣之魂唯一不同之处,便是他的双目并非赤红,在不断变得清晰,很快就显露出双瞳。

轰!

双方的右腿砸在一起,好似照镜子一般,战斗习惯一模一样,准确的说,他们每一招每一式都如此。

他们突然跳开,拉开距离,刚落地,右拳便全力打出。

苍龙破!

他们的苍龙破何其壮观,长达数百丈,在变大的过程中撞上彼此,金龙炸开,掀起灭世般的强风,打断魔修、阴众们的战斗。

万兽践踏阵的妖气天幕剧烈扭动,变形得很夸张,好似随时要破碎。

“这也太夸张了吧……”

风寻欢喃喃自语,目光死死盯着远方那两道恐怖身影。

剑屠也沉默不语。

上古大圣的残魂都有如此实力,其生前得多强?

无法想象!

杨岱正在吸魂,没有顾及阵外的情况,踏虚境的魂魄让他近乎昏厥。

主要是先前吸魂太多,他有些承受不住。

他咬牙坚持。

“这算什么,以前更难受的情况都经历过……”

杨岱强撑着想到,白发男子的魂魄已经离体,正在钻入他的体内。

寂冥仙人注意到这一幕,暗道不妙。

他立即甩开慕容长安,想要绕到万兽践踏阵后方,跟随那些魔族阴众入阵,结果他还未赶到,剑屠已然拦在空中。

“我们两位老不死的家伙该交手了!”

剑屠咧嘴笑道,言语中充满残忍,他已经杀上瘾,他开始期待寂冥仙人成为阴众的情形。

寂冥仙人懒得多说,从袖中掏出一把金杖,杖头挂着一串串金片,随风摇动,发出诡异的声音。

剑屠皱眉,认出那是什么法宝。

“既然是鬼,那就陷入沉睡吧!”

寂冥仙人摇动金杖,灵力灌入其中,金杖发出诡异的声响,音波撼动空气,肉眼可见。

剑屠愣了愣,然后提剑杀去,惊得寂冥仙人躲避。

“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不受影响?”

寂冥仙人无法理解,怒声质问道。

剑屠笑道:“可能老夫不是鬼吧!”

一剑斩出,剑气横贯,寂冥仙人抬杖格挡,但还是被震退。

剑屠没有追击,而是守在阵法缺口前,不准任何敌人潜入。

与此同时,杨岱吸魂成功,灵力大涨,但整个人也差点摔倒,好在纪云烟及时扶住他。

只见他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别吸了,休息吧,现在我们占据上风。”纪云烟劝道。

杨岱笑着点头,但他心里却很沉重。

绝对不止如此!

褚灵还未现身,魔道一方也没有撤退的意思,这说明什么,说明魔道还觉得能战,甚至可能有底牌。

“咦,他们的战斗有变化了!”

许长生惊叫道,引得所有人看向他所指的方向,杨岱也艰难的抬头看去。

只见两圣之战的招式不再是一模一样,准确的说是刑圣在变幻招式,开始压着大圣之魂打,大圣之魂的每一招,他都能提前预判到,从而进行有效的反击。

不到五秒,大圣之魂开始挨打,拳脚如风,落在他身上,他的战斗节奏被打乱,只能如沙包般挨打。

这一幕看得阴众们士气大振,魔道一方则慌了。

同样是魂体,怎么还有强弱之分?

“还是阴众厉害,看来他在觉醒自己的意志,而对方只是靠本能战斗的魂体,没有灵智。”鬼和尚感慨道。

这就是阴众最厉害的地方。

有灵智与没有灵智,可谓是天差地别。

灵智有的时候也代表着天资,慕容长安的意识与柳俊杰的意识放在同境界的魂体上,慕容长安必定秒杀柳俊杰。

石龙好奇道:“也就是说,这位大圣已经恢复意识,以后我们岂不是能得到大圣的亲自指点?”

此言一出,阴众们全都眼睛一亮。

徐超人啧啧称奇道:“乖乖,这天赋相当于无限机缘啊,主人的天赋绝对是人类第一天赋。”

另一边。

刑圣的气势越来越强,反观大圣之魂的气势在不断变弱。

又是一记苍龙破打出,大圣之魂被打飞上天。

刑圣没有追上去,而是原地抬起双臂,刹那间,天上滚滚魔气被他的双掌调动,形成震撼眼球的庞大龙卷风,这龙卷风是黑色的,疯狂膨胀,大圣之魂在其面前,跟落叶一样渺小,刚稳住身形不到一秒就被卷入风中。

狂暴的风力吸扯着大圣之魂,大圣之魂奋力挣扎,但无济于事。

魔修们仓惶躲避,但还是有不少人被卷入其中。

这般伟力令他们绝望。

“这是仙神的力量啊?”

“完全打不过,完了……”

“为何副门主还不下令撤退?”

“我们要面对这样的存在吗?”

“上古大圣!我记起来了!之前上古秘境里的上古大圣!”

刑圣的神通让魔修们陷入绝望中。

寂冥仙人也被吓到,不敢再贸然靠近万兽践踏阵。

“所有弟子后退!”

寂冥仙人开口喊道,魔修们连忙撤退,远离万兽践踏阵,远离刑圣。

轰隆隆——

黑色龙卷风连接天与地,方圆百里之地被狂风肆虐,地面不断崩塌,碎石乱射,风浪席卷得更远,连传送山脉的十方教弟子都被惊到。

正在牵制成青天的四位魔修,不由扭头看去。

“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们。

成青天一边战斗,一边看去,即便距离遥远,也能看到那夸张的黑色龙卷风,犹如神迹。

大圣之魂在风中嘶吼,凄厉愤怒,魂体逐渐消散。

魔修们已经拉开距离,他们瞠目结舌的望着那黑色龙卷风,不敢相信先前气势那么恐怖的大圣之魂竟然被诛灭了。

所有目光落在刑圣身上。

刑圣缓缓放下手臂,黑色龙卷风消散,天上魔云跟着散开,阳光洒落而下,落在他身上。

他的身躯笔直,犹如铁塔立于废墟之上,整个战场寂静无声。

“结束了吗?”

柳俊杰小心翼翼问道,伴随着刑圣这毁天灭地的神通,魔道节节后退,距离万兽践踏阵已经三四十里远,不敢靠近。

“他们只是后退,并没有撤离。”

万天豪脸色凝重道,刑圣爆发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还没吓跑魔道。

杨岱抬眼,心中对刑圣吩咐道:“杀光那些魔修,一个不留。”

远方废墟之上的刑圣眼神冷下来,杀意迸现,他突然消失在原处。

寂冥仙人脸色突变,立即挥动金杖,灵力爆发,形成巨大的金罩护住所有魔修。

“快!输送灵力!”

寂冥仙人急声道,话音还未落下去,刑圣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一拳蛮横打出,五爪金龙嗷啸而出,迎面撞上金罩,金罩瞬间破碎,寂冥仙人吐血倒飞,离得近的数千魔修被震得神魂颠倒,坠落而下。

霸道!

无敌!

刑圣展现出来的气势远超踏虚境,令阴众一方激动。

柳俊杰激动道:“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的新大哥!”

雄烈、梁子霄向他投去不善的目光。

杨岱松了一口气,刑圣如此强大,那接下来就稳了!

就在这时!

天地忽然失色,一道直径近五丈的恐怖光束从天边射来,快到极致,炼魂境的杨岱都来不及反应。

轰——

万兽践踏阵被击中,瞬间破碎,刹那间,一名名阴众魂飞魄散,一切发生得太快,让所有阴众都来不及反应。

恐怖光束一直延展到天地尽头,消失不见。

杨岱与核心阴众愣了愣,慕容长安飞回来,怒声喊道:“天罡大罗剑阵!”

十万大魏修士反应过来,纷纷抬剑结阵。

杨岱的眼睛跟着红了,刚才那一下,他至少损失了五十万阴众!

“有魔道教派正在赶来,刚才是镇教法宝所发出的攻击,应该蓄势已久,短时间内无法再次施展。”

万天豪快速说道,他的语速代表了他的心境。

杨岱立即用心灵感应将刑圣召唤回来。

刚才那一击换做慕容长安、剑屠,都很难挡下来。

刑圣已经撤退,就刚才这一会儿,他已经杀了数万魔修,导致剩下的魔修已经溃逃,不敢再战。

刑圣迅速落在天罡大罗剑阵外,随时防备着四面八方的攻击。

“怎么这么多敌人,前线是怎么回事?”剑屠回到杨岱身旁,自言自语道。

雄烈皱眉问道:“你也不清楚?”

剑屠摇头。

杨岱将三位魔君召唤过来,问道:“魔道到底聚集了多少教派攻打十方教?”

一位魔君回答道:“八支教派,但应该都在路上,我也不清楚为何这么快……”

他眼中满是惊色。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的天穹出现空间波动,跟着撕裂开来,好似一个个黑色漩涡,迅速变大,每一个黑色漩涡中缓缓驶出巨大的飞行法器,有船、塔、楼、宫殿等,绝对不止八支教派!

正在牵制十方教的魔修们突然转身,朝着杨岱的方向飞去。

成青天的神识已经感受到那一股股恐怖气息,他脸色阴沉,立即下令道:“所有弟子跟我前去支援!”

“死战!”

他提着天诛神龙戟飞去,两位太上长老立即收手,解除阵法,其他弟子心中恐慌,但不得不起身跟去。

十几万弟子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能猜到前方发生了什么,那汇聚在一起的魔威足以让人绝望。

“该死……怎么会有这么多魔教……”

陈彻咬牙,身躯都在颤抖,这已经不是现实兽潮能比的。

……

剑圣石碑前,杨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纪云烟想要扶他,但被他拒绝。

他额头浮现出黑纹,黑雾扩散,覆盖千米之地,一名名魔修冒出来,那名踏虚境的白发男子也出现在他面前。

这一次,杨岱已经召唤出所有阴众,一个不留,但他脸上却没有笑容。

两百多万妖兽阴众已经收缩,紧靠着天罡大罗剑阵。

在剑阵外,有十座巨大的镇教法器悬浮在空中,将杨岱与他的阴众们包围。

每一座镇教法器上全是魔修的身影,密密麻麻,皆超过十万魔修,全部加在一起超过百万,甚至可能超过一百五十万。

魔修们的气息汇聚在一起,完全压过杨岱的阴众。

杨岱的阴众仍是最多的,但绝大多数都是聚气境,根本不能与魔修相比。

这些教派之中根本找不到聚气境的气息。

他们招收弟子的门槛便是心旋境!

超过一百五十万心旋境……

光是纸面实力就足以让人绝望。

成青天携十几万弟子飞来,他们远远的看到十支魔道教派,速度跟着放缓,绝望蔓延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

“开玩笑吧……怎么这么多……”

“完了……真的完了……”

“魔道竟然有这么多人……”

“蛮荒之地辽阔无边,真要是找这么多魔道教派出来,确实有可能,但是他们怎么能全体进攻我们?那正魔大战的前线在干什么?”

“那些都是异人杨岱的鬼奴吗,确实多,只是现在……”

弟子们个个脸色苍白,试炼者一方更是绝望,他们有人尝试下线,发现处于战斗状态,根本下不了。

方清霓远远的望去,她看不到杨岱的身影,但袖中的素手紧握宝剑,显然也在为杨岱担心。

四面八方都有镇教法器,导致杨岱不敢让刑圣贸然进攻。

前所未有的绝境到来,柳俊杰都不敢喘气,更不敢打鸡血。

眼前这局面怎么赢?

一座巨大的高塔上,一名白袍男子站在护栏前,他俯视着杨岱,高高在上道:“异人,你很强,能将魔道逼到如此份上,报上名来,也好让我等记住今日之耻!”

他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上,镇教法器上的魔修们都面露惊奇之色,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能召唤如此多鬼奴的魔修。

尤其是刑圣,其气势让人很难忽略!

但不管怎样,这位异人今日必死!

成青天已经停下来,他低着头,紧握天诛神龙戟。

他明白他们这点力量根本影响不了什么。

十几万灵力匮乏的弟子贸然上前,不就是送死?

剑圣石碑前。

慕容长安咬牙道:“主人,要不然放出我师姐吧,或许有一线生机!”

每一座镇教法器上都有踏虚境气息,也就是说,至少十位踏虚境,这怎么打?

刑圣是强,可各个方向都有敌人,很容易给敌人可趁之机诛杀杨岱,杨岱一死,刑圣就得消失。

杨岱沉默,没有答应慕容长安。

他能感觉到十座镇教法器正在积蓄灵力,并非自大故意等他,这些魔修也怕刑圣,所以在拖延时间。

杨岱心神一动。

刑圣跟着入阵,来到杨岱面前。

杨岱看到他依旧魂体漆黑,但那双眼睛很清澈,无比坚定,并没有被当下的危境吓到。

四目相对,杨岱仰望着高大的刑圣,周围的阴众紧张的提防着八方,画面仿佛定格,直至杨岱抬手。

一把黑色斧头出现在杨岱手里,正是煞魂,连接灵魂的神秘至宝!

此斧本身就来自于刑圣的传承中。

“你是万年前的大圣,你曾经以一人之力拯救过人族,今日,你来拯救我们吧!”

杨岱轻声道,他将煞魂丢出,煞魂好似被刑圣吸引,迅速飞入其手中,跟着变大,完美的契合刑圣十丈高的伟岸身姿。

手握煞魂,刑圣没有回答,沉默的转身。

核心阴众们听到了杨岱的话,不由看向刑圣,有期许,有无奈,也有茫然。

杨岱深吸一口气,调动灵力,激发圣威,他只是精神疲惫,力量仍很充沛。

“我的名字……呵呵,记住了,我叫杨岱,你们将来的主人!”

杨岱的声音响彻天地间,但他的声音显得那么的虚弱,仿佛在穷途末路时的最后倔强。

白袍男子皱起眉头,他注意到了刑圣手里多了一件武器,但仍不敢贸然行动,谁第一个动手,必定会遭遇刑圣的反击。

“杨岱,这个世界不属于你们异人,就以你们的死,告诫你们的后人,以后不要再踏入这天下。”

白袍男子的声音是那么的冷漠,好似阎王判下杨岱的结局。

十座镇教法器已经泛起灵力光芒,即将发射攻击。

“让他们解除阵法。”

一道声音在杨岱心里响起,十分陌生,但杨岱却知道是刑圣的声音。

刑圣的语气是那么的淡漠,却带给杨岱无穷希望。

“解阵!”

杨岱高声喝道,慕容长安睁大眼睛,虽疑惑,但身体本能的解阵,天罡大罗剑阵散去。

所有阴众在杨岱的心灵指挥下落地,聚集在一起。

刑圣抬步,面前好似有一条无形的阶梯,五步便来到半空中,面对四面八方的镇教法器。

他虽没有发动攻击,但那股气势震撼着正魔两道所有人的心,包括阴众们。

独对漫天魔修,上古大圣的气魄丝毫不输。

杨岱面无表情,心里则很紧张。

现在希望只能寄托于刑圣身上。

十座镇教法器忽然迸发出强光,时间仿佛放缓,当它们射出灵力光束时,刑圣抬起手中的巨斧。

四面八方传来轰鸣声,让杨岱瞬间失去听力,强光闪耀,天地失去颜色。

杨岱看到刑圣快速挥动煞魂,速度极快,刹那间,生起残影,好似数位刑圣同时朝着不同的方向挥斧。

黑色斧气化为一条条惊悚恐怖的黑龙,最长可达五百丈,一起肆虐,声势骇人,狂暴地将十道颜色不一的光束撕碎!

不到一秒钟,刑圣直接化解十座镇教法器的进攻!

一百五十多万魔修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刑圣没有怒吼,也没有吭声,继续挥斧,斧气肆虐天穹,化为一条条黑龙撞上一座座镇教法器,无声之中,一名名魔修被轰杀,血肉如雨落下。

斧斩群魔!

场面无比壮观!

杨岱与阴众们呆呆地望着这一幕。

一股难言的热血涌上他们的心头。

杨岱的耳朵恢复听力,四面八方传来嘶吼声、怒骂声、哭泣声,无比嘈杂。

“挡住他!”

白袍男子嘶吼道,十座镇教法器亮起灵力护罩,承受着一条条黑龙的疯狂撞击,黑龙撞上后便化为黑气消散,震得十座镇教法器剧烈颤动。

后方,十方教的弟子们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成青天也为之动容,但他反应很快,立即下令道:“随我进攻!”

他挥舞天诛神龙戟,率先杀去。

十几万弟子一下子被点燃,嘶吼着杀去!

大战再次爆发!

而这一次,绝望来到魔道心里!

“牛逼啊!卧槽!”

柳俊杰激动得爆粗,语无伦次,甚至跪下,给天上的刑圣磕头。

其他阴众也激动起来,原以为死定了,没想到刑圣大显神通。

慕容长安感叹道:“上古大圣,名不虚传。”

剑屠死死盯着刑圣手里的煞魂,那件东西绝对是超越一品法宝的存在!

白发男子、魔君们同样震撼。

魔道筹备得如此完美,所派遣的力量足以踏平蛮荒之地任何一方势力,竟然被半个十方教挡下来了!

怎么可能!

刑圣的眼神依旧那么平静,未曾停手过,手握煞魂,大开大合,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镇教法器的护罩破碎,遭受斧气黑龙的肆虐,惨叫声不绝入耳,数不清的魔修尸体坠落而下,天地间仿佛下起了一场黒雨。

杨岱望着这一幕,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突然!

两侧袭来黑影,速度极快,但慕容长安、剑屠迅速将他们拦下。

魔道不傻,打不过刑圣,想先解决杨岱。

“滚——”

剑屠挥剑将对方掀飞,慕容长安挥剑一斩,剑气将敌人封锁。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杨岱面前,正是成青天。

“好徒儿,接下来为师护你!”

成青天手持天诛神龙戟,背对着杨岱。

杨岱笑了笑,笑得很勉强,天地在他眼中开始旋转。

“糟了,煞魂毕竟与我的魂魄相连……”

杨岱暗骂,先前只是试了一次,消耗了灵力,还没有达到让灵魂疲惫的地步,但现在不同,煞魂在刑圣手里,那叫一个狂放,肆无忌惮。

刑圣每一次挥斧,成片的魔修尸体落下,他就如同仙神在世,霸气绝伦。

徐超人仰望着刑圣,感叹道:“这他娘的是开无双了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魔道士气大跌。

“撤退!退!”

白袍男子红着眼睛吼道,其他教派的领军者也纷纷下令,他们纷纷飞入那些时空漩涡之中。

见魔道撤退,杨岱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晕到极点,他艰难的说道:“师父,这一战我他……妈……尽力了……这些尸体,我全要……”

刑圣停手,松开煞魂,煞魂化为一道黑光钻入杨岱体内。

杨岱如释重负,跟着陷入昏迷之中。

……

蛮荒之地,山林间。

十方教七位长老联手,对着一座传送法阵的上空施法,附近满山遍野全是十方教弟子,他们都在紧张等待。

孟大帝急不可耐,右腿一直在抖。

终于!

七位长老破开空间,轰出一个空间破洞。

“所有弟子跟上!”

一名长老丢下这句话便率先钻进去,数十万弟子犹如过江之鲫涌入,绝大多数都是试炼者。

进入十方教的天地后,血腥味钻入他们的鼻中,放眼望去,一座座山岳被夷为平地,焦烟弥漫,天上还残余着魔气。

荒凉,寂寥。

这是所有弟子看到后的感受。

长老们感受到气息,立即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弟子们紧随其后。

王翔喃喃自语:“情况不太妙啊。”

没有人接话,所有人的心情很沉重。

孟大帝紧皱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没过多久,长老们停下,弟子们往前看去,皆是瞪大眼睛,深受震撼。

前方的荒原遍布尸体,血流成河,森然惊悚,犹如人间炼狱,十数万十方教弟子聚在一个地方,打坐休养,而在战场中央,数不清的妖兽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圈,里面还有人、魔以及异于常人的天族。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伟岸的刑圣吸引,刑圣顶天立地的站着,好似这片荒原上唯一的孤峰。

而在刑圣身前,杨岱躺在地上,被一群核心阴众围着。

“霸王的阴众……”

一名试炼者颤声道,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在他脑海里诞生。

莫非十方教赢了?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想到这一点,因为前方的大多数尸体明显都是魔修,密密麻麻,根本数不清死了多少魔修。

孟大帝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露出笑容。

周行马欣喜若狂,喊道:“是霸王不过江!是杨岱,他赢了!”

试炼者们顿时炸锅,纷纷欢呼起来。

“牛啊!霸王这实力绝对算夏国第一了啊!”

“是啊,看看那些阴众,好强!”

“最里面的那一批阴众,我感觉比长老们还厉害……”

“我的天,霸王已经强到这个地步?”

“莫非是霸王拯救了十方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试炼者习惯用霸王称呼杨岱,他们的激动也感染了其他弟子,也都跟着欢呼起来。

这时,一名弟子飞来,在长老们面前将先前的战斗说了一遍,这名弟子也很激动,语气亢奋,充满了对杨岱的崇拜。

还真是霸王不过江独自击败魔道!

听闻有十支魔道教派攻打十方教,所有人都被吓到。

他们无法想象当时是怎样的局面,杨岱竟然还能力挽狂澜!

陈彻感慨道:“又一个天道,不,他比天道还夸张!”

天道虽救过国,但都是斩首兽潮领袖,未曾像杨岱这般全方面的击退敌军。

而且这一次的魔道大军远比现实里的兽潮要强。

吕颂眼神复杂,开口道:“从此以后,他就是神了,夏国人心中的神。”

周围全是对杨岱的欢呼声、呐喊声。

远方的阴众们也被那边的动静吸引,柳俊杰笑道:“一群龙套终于来了,主人这一战绝对要封神,夏国找不出第二人如此牛批!”

雄烈无奈道:“确实,我作为国柱,征战十年,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胜利,太了不起了。”

他的目光看向旁边的刑圣,有这位阴众在,数十年内,夏国不可能灭亡!

为何是数十年?

因为未来不可预测,但能断言数十年绝对安全,足以证明刑圣的强大。

成青天看向核心阴众们,问道:“需要将你们的主人带回去休息吗?”

他不敢轻易靠近杨岱,因为阴众们护主,连他这位师父都不信任。

柳俊杰咧嘴笑道:“不回去,就在这里等他醒,这里的尸体别动啊,我主人说了,要吸魂。”

慕容长安、剑屠、白发男子、三位魔君、许长生、深海棘王、黑焰恶鬼、风寻欢、天绝、鬼和尚等等,一群阴众全都盯着成青天,就连高高在上的刑圣也垂目看向他。

成青天无奈一笑,点了点头,便离去。

……

不知过去多久。

杨岱的意识终于苏醒,他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刑圣那如山般的身影,还有蓝天,那么的唯美。

纪云烟那俏美的脸跟着挤入他的视野,惊喜道:“你终于醒了。”

杨岱缓缓爬起来,他头脑仍很昏沉,但比起昏迷前好受多了。

四面八方全是阴众,人山人海,让他感受到浓浓的安全感。

“我昏迷多久了?”杨岱问道。

梁子霄道:“快两日了。”

两日?

还好!

杨岱的第一想法就是吸魂。

要是不能吸魂,那他要气死。

他坐在地上,问道:“尸体还在吗?”

鬼和尚咧嘴笑道:“没人敢动。”

杨岱露出笑容,阴众们有意识就是好,会办事。

此战他功劳巨大,该要的东西必须要,见识到刑圣的表现,他不信还有人敢干扰他。

他没有前去吸魂,而是原地休息。

过了一会儿。

一道身影飞来,阴众们没有阻拦,因为大多都见过这人。

杨岱的师姐,方清霓。

之前杨岱还轮流放阴众到方清霓的洞天福地内,所以大部分阴众都认识她。

方清霓落在杨岱面前,问道:“师弟,你还好吗,需要什么帮助?”

杨岱笑道:“我坐一会儿就好了,多谢师姐关心。”

方清霓跟着道:“外面的魔修尸体都可以交给你,但他们身上的储物袋……教派会专门清点,给你一笔庞大贡献度,十方教损失惨重,需要这批资源,所以能不能……”

她有些难以启齿。

杨岱打断道:“随便收吧,我也是十方教的弟子,应该作出贡献,希望上面对我们异人好点,我们异人是真心拿十方教当家。”

方清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会全部转告给长老们。”

说完,她转身离去。

待她消失在天边,徐超人惋惜道:“可惜了,这么大一笔资源……”

雄烈笑道:“以后我们主人是要当掌教的,这些资源相当于还在他手里,这一战的功劳与资源,其他核心弟子怎么争?”

------题外话------

更新来啦~~~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