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玄元陨落 龙门遽变(1 / 1)

(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正文卷第二百七十三章玄元陨落龙门遽变王青听陈枫说起离火神凰突破艰难,不由想起许多隐秘来,难免生出一些忧心来:

“大师兄,此界以龙凰二祖圣为尊,你这头离火神凰,只怕是天地开辟以来第一头有望修炼成仙种的神凰血裔,连当初的十八神凰王,受限于道场生灵的跟脚,也不如他。

这等高级玩意儿,修炼起来恐怕真是难上加难,不知大师兄可有方向了?

不如说出来,小弟为你参详一二。”

陈枫沉吟了会儿,才道:

“师弟你应该知道‘涅槃法’吧?为兄疑心,如妖族紫鸾大妖尊那等凰尊,尚且能够以涅槃法修成化神,而我这一头身外化身,只怕需要真正进行一次涅槃,才能成就妖尊!”

王青轻轻皱起眉头,言道

“真正的涅槃,大师兄莫非说的是真凰墟?

我昔年在一处元始遗地中,得过一处真凰墟里的涅槃之力,便是一头化神期真凰的陨落之地,想来他是涅槃未成,无可复生。

故而涅槃之说,究竟是真是假,还难以确定呢。”

陈枫对此心知肚明,故而久久不愿意尝试,叫离火神凰迟迟不得突破。

而且即便涅槃之事为真,恐怕也不是随便找一个地方就能够涅槃的,须得天时地利人和俱全才行。

他摇摇头,舒出一口气道:

“罢了,此时暂且不说,还是等夺龙门一役过去再提吧。”

王青也就不再多说,将目光投向苏凡所在的擂台,这一看,他忍不住摇头:

“这苏师兄,真是要磨死人了。”

原来苏凡的对手,乃是一头来自万古冰川的寒水鳄,看似凶恶的很,却被苏凡克制的死死的。

他执掌始水,又有顶级后天灵宝水元珠在手,这一头寒水鳄根本跳不出他的掌心。

未免被人看出端倪,苏凡十分有耐性,压制住寒水鳄后,就拿着正经大真君的法力,一点一点地磨着眼前皮糙肉厚的妖尊。

钝刀子最可怕。

王青见寒水鳄被苏凡磨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都要为他掬一把同情泪。

相对于苏凡,景知白和沈海同的那两场,都显得正常而热烈的。

景知白的天生剑体,确实越发不凡。

当年叶飞以灵宝躯壳炼就后天剑体,单论神体,其实威力远胜于景知白的天生剑体,不过随着景知白一点一点提升修为,如今他的天生剑体,比之叶飞的后天剑体,差距应该缩小了不少。

甚至等他修炼成封号大尊那一日,便会追平,甚至超越叶飞的后天剑体,也未可知……当然,叶飞也不会站在原地等着他。

究竟孰强孰弱,还要看各自机缘。

此时景知白的那一座擂台阵禁,遍布剑气,寒光凛冽,石灵剑遁,让他在擂台之上随意闪烁,极难被看准。

他的对手,乃是一头象兽,虽然看似笨拙,却有踏破虚空的伟力,往往顶着剑气,一脚踩在景知白的道场之上,将它压得吱嘎吱嘎,不堪重负。

不过景知白也很鸡贼,见他皮厚难破之后,就专门冲着象兽的弱点而去,双眼、双耳、口鼻、足心……当然他还有些节操,有些一目了然的弱点,并没有去攻击。

王青看得连连摇头:

“迂腐,真是迂腐,生死之战,竟然还讲节操。这等古板主角儿,在流行话本里都要被淘汰干净了。”

不过景知白到底攻伐之力强大,又对上一头不甚灵活的象兽,并没有落在下风。

而沈海同,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浮黎宗这位玄元大真君,手段不弱,足尖立在一座巍峨浮黎圣门之上,里头的浮黎玄元旗猎猎舞动,更添威力。

而他对面,也是一头万古冰川的妖尊,或者说,龙尊!

巫神蛛潜伏荒域,王青曾打听过,如今荒域当中,他所知道的,有三头龙尊。

第一头就是他的好大兄,寒龙尊,所属赤焰火山。

第二头龙尊,则是出身于黎水圣境,是一头大龙尊,足堪和寻常封号大尊争锋,自然不会出现在这里。

最后一头龙尊,便是出身于万古冰川的冰龙尊,这一头龙尊,同也是得了“化龙法”,从蛇到蛟,再到龙尊的,只是不如寒龙尊际遇非凡罢了。

眼前和沈海同对战的,便是万古冰川的冰龙尊。

王青忍不住叹了一声。

他的巫神蛛劫身,一向深藏身与名,神通虽大,却不显眼,这会儿混迹在众妖尊当中,金焰枭根本看不到他。

而寒龙尊,之前和九风神尊一战,以重伤为名,退入赤焰岛不肯出面。

可以说早早为人族去了两个强敌,可即便如此,沈海同还是要面对一头冰龙尊,实在是衰得很。

“沈道友,你若是能战而胜之,我便将你放到我的主角册子上,好生呵护。”

奈何,沈海同却没有这个命,王青当初没有因为他出身一品浮黎宗,就把他列成主角,也是十分有眼光的了。

他艰难战斗许久,终究被冰龙尊一尾巴砸断了浮黎圣门,道场破碎,本尊也没有幸理,当场便身死道消,引来浮黎宗所在一阵悲呼。

而在他战死之前,苏凡终于磨死了那头寒水鳄,忙的衣服湿透,累的大喘气。

景知白则在那之后,才以重伤之身,一箭穿心,将象兽妖国从内到外,斩裂开来。

阵禁一散开,应无鸣就纵身而上,将景知白接住,带入后殿疗伤去了,等他伤势稍微稳定,直接离开了第七龙门,回返仙城,持着知云大神尊手信,去请浮黎大尊亲自出手。

可见伤势之重,恐怕要影响道途。

而三首金焰枭和元山神尊的约定,终究以人族四胜一负告终,换而言之,妖尊大军,七日之内不能攻伐四明战线。

四明战线驻地。

铜符宗荡魂神尊,神情略显轻松,看向元山神尊道:

“这妖族七日内不得攻伐我们,恐怕会将战力调往其它战线,元山道兄是否要去其余战线支援?”

元山神尊微微颔首:

“若是金焰枭当真去往别处,我们自然也要随之调动,只是四明战线处于最前线,也最为紧要,他们要是去攻其它战线,就要担心被我们前后夹击,届时我们人数虽少,却占据阵势之利,妖族恐怕要头疼了。

不过此时还要等大执掌调派,我们不得私自决断。”

知云大神尊的法谕,确实很快抵达四明战线,但其中内容,却叫元山神尊惊骇莫名。

他深吸一口气,环顾众位神尊,才缓缓道:

“大执掌法谕,十八龙门的间隔开始消解,不出三日,就会融为一体,再无十八龙门之分!”

众人听得此言,俱都震惊莫名。

十八龙门从来都是各自分开,甚至连六大圣宗、十数一品,都是按照十八龙门来分派职司,如今数百上千万年来的规矩,竟然就要打破。

神尊们从未如此刻一般,感受到天地大变,大劫将至的氛围。

王青也是恍然。

龙尊大兄所说的龙门异变,只怕就是十八龙门隔阂消解之事,他炼成真龙之心,对十八龙门有特殊感应,早早意识到龙门将发生前所未有的变故。

“十八龙门隔阂消解,这意味着此前的兵力分派,特别是六大圣宗的计划,已经失去大半意义。

所有妖族圣境和人族一品宗门,都可以在十八龙门中纵横来去。我等要面对的,也不再局限于赤焰火山和万古冰川,就是有其它圣境杀来,也是大有可能。

若是妖族比人族更早得知这一变故,那么他们……糟糕,龙宫城危矣!”

最后这一句“龙宫城危矣”,以王青的城府,甚至没忍住失声喊了出来——因为他想到的不仅仅是龙宫城,若是人族一品接连溃败,这一次的夺龙门,恐怕会成为人族浩劫。

数十上百座仙城覆灭,无数神尊真君战死!

他这一声也引得众神尊纷纷看来。

元山神尊一见是王青,倒也不敢小看他,毕竟是活生生打死金晶猿猴的凶人:

“王道友,你这话的意思——你是说盘山大圣境将万古冰川调往第七龙门,是为了引得龙宫城在第八龙门冒进?

妖族如今张好了口袋,等十八龙门隔阂消解,只要调遣数位大妖尊,以快抢快,就能把龙宫城堵死在荒域之中?

对了,紫鸾迟迟不动用大妖尊,原先我以为是大妖尊惜命,毕竟都是望得见封号大乘的大尊种子,谁也不愿意倒在最后一步。

可是如今想来,未必不是被派到了其它地方。

而且据我所知,不只是第八龙门的龙宫城,还有其它几座龙门也——不行,我要立刻去回禀大尊。”

元山神尊开始时还有询问的语气,之后却越说越快,越说越急,甚至直接起身,要离开第七龙门,回去禀报浮黎大尊此事。

不过浮黎宗的神尊们,还是拉住了他,安抚道:

“大执掌既然已经知晓龙门变故,上头的大尊、圣宗,知道的只会更早,不会没有应对之策,你若是急急忙忙离开,对面旦有异动,后果不堪设想。”

元山神尊也是一时急躁,很快便明白过来,到此时,事态已经不是他一个中期神尊可以影响。

如今他要做的,便是稳住第七龙门的局面。

要是能够赶在三日之内,按照原先的计划,将赤焰火山和万古冰川狠狠斩落一臂,叫他们无力去支援其余龙门,就好了。

偏偏那三首金焰枭又“老实”的很,当真缩了回去。

“难不成他们早就得了命令,故意输给我们,要以停战约定,反过来让我们束手束脚?

毕竟我们身处弱势,要主动打破约定,必定要面对巨大反对,特别是四明山的明章——呃,不对,如今四明山已经有了五头神尊,还有两头不是神尊更胜神尊的大真君,另外那苏凡,与其说是明洞仙城之人,还不如说是四明仙城的。

这么一算,就是八个神尊战力!

嘶!”

这已经是足够左右四明战线鞠策的一股力量了,若是四明山不愿意冒险,自然会顺势以约定为名,不肯轻启战端。

元山神尊想到此处,忍不住摇摇头。

若说这一切都是妖族提前谋划,恐怕是言过其实了。但如今局面,却是叫他们歪打正着,占尽便宜。

“四明山如今力量大涨,纵然按照原计划行事,说不定也能守住四明仙城。”

元山神尊眼底幽深。

\t\t

\n )